彩电大佬“弄权”:贾跃亭向左李东生向右

2017-06-09 08:36 来源: 中国家电网  薛奎 

  贾跃亭选择退,李东生选择进,虽然身法不同却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突破困境,宛如新生。

12

  美国人Elliott Zaagman 至今弄不明白:中国科技公司为什么要高度神化公司的领导人。Elliott Zaagman带着不解问了一位乐视北京总部总监级别的员工。他回答说:”APPLE因为有乔布斯而成功,我们想展现贾跃亭也是那样的天才。“

  Elliott Zaagman告诉中国家电网记者:“老实说,我觉得神化公司领导人的做法相当的过时。”实际上,乔布斯的例子并不普遍,而是个例。而且要知道,在乔布斯被膜拜到“神”的级别之前,他已经通过数十年的技术创新真真正正的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们。

  2016年3月,Elliott Zaagman以一个培训领导者外部顾问的角色进入乐视北京总部工作,后来以全职的身份加入乐视的文化全球化项目。Elliott Zaagman于今年5月4日离开乐视,17天后,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专任董事长一职。

1

 

  走向“共和”

  在孙宏斌携168亿驰援贾跃亭之前,乐视被称为“帝国”。

  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贾跃亭在乐视“帝国”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子。Elliott Zaagman爆料称,贾跃亭先生独自拥有一个非常高档奢华的座椅,当他本人不在的时候就收起来不用。在Elliott Zaagman看来,这和硅谷所秉持的价值观念大相径庭。那里身价上亿的CEO都开着丰田汽车上班,领导者不坐会议室桌子的两头。

  此外也有媒体报道称,乐视的每一步战略决定都出自贾跃亭。

  2012年9月19日,贾跃亭怀揣着和富士康合作的秘密,第一次宣布正式进军电视。第二天乐视网的股票价格就下跌了30%。包括首席运营官刘弘、副总裁高飞、首席技术官杨永强等人全都投了反对票。 刘弘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因为感觉“节奏太快,风险过大”。

  此外,2014年贾跃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述,自己想做乐视汽车的决定遭到“99%核心高层的反对”。

  不过,反对的结果当然是无效。贾跃亭不否认自己独断,“我在做决策的时候独断,执行的时候非常民主。”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说公司在初创阶段,适当集权有利于企业快速稳定发展。不过,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而领导人又不能听取各方面意见,也许噩梦就开始了。

  Elliott Zaagman向记者感叹道,如果领导人没有没有谦卑和接收反馈信息的能力,企业就很容易患上“大公司病”。

  在家电行业观察人士刘步尘看来,除了资金缺口之外,乐视最需要解决的是公司权力制衡和资金随意拆借的问题。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孙宏斌早有准备,在带来168亿救命钱的同时,也带来了“手术刀”和“平衡木”。

  融创宣布投资乐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动乐视完善治理结构,把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进行隔离,“一定要让上市体系有一个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孙宏斌称。

  与此同时,按照此前约定,融创还派了公司负责风控和内审的刘淑青担任乐视董事,并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具备否决权;此外,融创任命了三位财务经理分赴乐视影业、乐视网和乐视致新。

  “孙宏斌的眼光很独到。”奥维云网助理总裁张彦斌认为,相对而言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属于“优质资产”,孙宏斌集中投资的三大板块在未来具有一定的发展潜力。而且,对人事的安排和资金的把控也很到位,可以对由来已久的绝对权威形成一定的制衡。

  在业内观察人士看来,虽然辞去了总经理职务,但是在乐视生态体系中,贾跃亭依然是乐视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向孙宏斌妥协,为了是“救救孩子”。

  不存在控股股东

  贾跃亭选择了退,李东生选择了进,虽然身法不同却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突破困境,宛如新生。

  贾跃亭辞去总经理职务是在5月21日,而李东生进身TCL集团第一大股东则早了两天。

  5月19日,TCL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李东生、东兴华瑞、九天联成当日签署协议,三名股东成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12.28%,李东生成为TCL集团第一大股东。三方中李东生为公司董事长,东兴华瑞为公司核心员工持股平台,九天联成为公司高管人员持股平台。TCL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李东生成为TCL集团第一大股东将进一步增强在公司治理中的影响,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公司的经营决策效率,确保公司战略方向得到有效执行。

  此外,TCL集团还在公告中提到了这将“降低被恶意收购的风险,有利于保持公司经营管理层的稳定”。

  有业内人士猜测,这可能和去年广新控股的举牌有关。据记者了解,去年2月份广新控股曾举牌TCL集团,并表示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不过广新控股此后未有进一步的动作,TCL集团在今年4月底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其在TCL集团的持股比例为5.01%,是TCL集团的第三大股东。

  记者梳理发现,虽然李东生持股 5.23%,东兴华瑞持股3.71%,九天联成持股 3.35%,但是加在一起持股占比仅为12.28%。由于股权结构比较分散,TCL集团仍然不存在控股股东。

  “预防恶意收购的可能性也有,但是意义并不是很大。”张彦斌表示,资本举牌的对象一般是比较有吸引力的公司,比如说格力电器,虽然多元化问题屡遭诟病,但是单一的空调业务仍然能够创造巨大的利润支撑股价。目前,TCL的盈利能力并不可观,所以一致行动协议更多的意义还在于公司治理。

  这种观点在TCL集团2016年年报的《董事长致辞》中得到了印证。李东生表示,虽然TCL集团具备在产业变革中抢占先机的实力,但是已经在 1000 亿销售额上下徘徊了三年,毛利空间不断收窄,营业利润也持续下降。只有推进变革,改变经营观念,优化组织流程,创新商业模式,清除发展障碍,才能把握战略主动,才能让企业持续发展。

  张彦斌认为,对于家电企业来说千亿规模是个坎,并不是说达到千亿就安全了。实际上很多企业为了达到千亿规模透支了很多的资源,TCL还需要时间巩固现有的业绩。

  在刘步尘看来,虽然格力电器和TCL集团的处境不尽相同,但实际上两者面临着一个共同的课题:在迈入千亿销售额的门槛后,如何巩固现有业绩并寻找到后续的增长空间。

  曾经的交集

  贾跃亭向左,李东生向右,在这条路上两者也曾有过交集。不过,从以身相许到形同陌路只用16个月。

  2015年12月11日,乐视网战略入股TCL多媒体,贾跃亭耗资19亿认购TCL多媒体20%股权,坐上第二大股东。

  2015年12月14日,乐视携手TCL在深圳举行战略合作发布会。双方共同宣布,将围绕客厅互联网的大屏用户,探索创新产品的共同研发、优质内容和垂直服务领域的用户联合运营、打通用户价值变现体系;同时在供应链、渠道协同及售后服务方面进行深度合作,共谋全球彩电市场,推动产业升级,致力加速全球下一代生态电视时代的来临。

  在资深媒体人士黄燕看来,乐视看中了TCL的制造能力和千万级规模用户,TCL则看中了乐视的互联网运营能力。

  不过,李东生在今年3月做客央视《遇见大咖》节目时表示,对乐视的“打法”并没有完全看明白,乐视和小米还不一样,小米维持自己整个体系的运作还是比较健康的。

  为何没看明白乐视的打法当初就达成合作了呢?

  “当时互联网企业风头正盛,就连美的还和小米达成合作了。”张彦斌告诉记者,TCL和乐视当时确实有合作的基础,业务上也具有一定的互补性。不过,从一路走来的发展背景来看,TCL还具有一些国企改革后的历史基因,企业文化相对“规矩”一些。而乐视从一开始就是私营互联网公司,企业文化和行事风格都比较激进,两者在理念上达成共识确实不太容易。

  此外,在张彦斌彬表示,站在一定高度来看,像李东生和贾跃亭这种地位的公司领导拍板合作都很宏观,问题出现在具体的细节操作上也是有可能的。

  TCL一直想做大互联网业务,今年3月29日,TCL在北京发布了全新的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同城同时,TCL多媒体第二大股东乐视也召开发布会力推高端新品。而且,双方在发布会上对两家的合作伙伴关系只字未提,令业界对互联网电视领域的竞争变局揣测不停。

  事实上,这并不是乐视和TCL的第一次隔空对撞,就在3月初,乐视还因为拖欠广告费被欢网告到了朝阳区法院。据了解,欢网由TCL、长虹、腾讯、宽带资本等联合投资,成立于2009年,TCL和长虹各持股27.4%,并列第一大股东。

  当初贾跃亭19亿投资TCL多媒体眼都没眨,现在连几千万欠款都还不上,可见乐视已经“穷”到何等地步了。

  就在记者准备结稿之时,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300242)发布公告称,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电子商务、乐视网四家公司拖欠广告款合计超过6000万元。

  乐视到底背负了多少欠款?我们并不知道。不过,明家联合不是第一家被乐视拖欠欠款的公司,可能也不是最后一家。(薛奎)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移动端新闻Household Applianc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