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印度执法局冻结3.9亿元资产,vivo称此举“违法”

2022-07-11 10:49   来源:观察者网   吕栋

  7月10日,观察者网查询印度打击金融犯罪机构“执法局”(Enforcement Directorate)官网发现,该机构已冻结与vivo印度公司相关的119个银行账户,涉及金额达46.5亿卢比(约合人民币3.9亿元)。

  针对印度执法局的行为,vivo在一份法律文件中称,此举“违法”,银行账户被冻结将无法支付法定费用和工资,进而损害vivo在印度的业务运营,该公司已请求法院撤销冻结决定。

http://upload.cheaa.com/2022/0711/1657507685961

印度执法局文件截图

  当地时间7月5日,印度执法局以涉嫌违反印度《防止洗钱法案》(PMLA)有关规定为由,突击搜查了vivo印度公司和23个相关公司的48处地点。

  根据印度执法局披露的细节,该机构7月5日搜查的vivo相关公司包括“大展望国际交流有限公司”(GPICPL)。这家公司自今年2月开始就被印度执法局调查。该机构发现GPICPL及其股东在注册公司时,使用了伪造的身份证明文件和地址,这些地址实际上是印度的政府大楼和高级官员的住宅。

  印度执法局的调查显示,GPICPL的主管中有一位名为Bin Lou的主管,他也是vivo的前高管。在2014-15年vivo进入印度后,Bin Lou在印度各个邦注册了18家公司,另有一名中国人Zhixin Wei也注册了4家公司。

  印度执法局指控,上述公司向vivo印度公司转移了巨额资金。在1.25万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052亿元)的销售额中,vivo印度公司将其中的近一半(6247.6亿卢比)汇出了印度,主要汇到了中国。该机构称,汇款的目的是凸显vivo印度公司有巨额亏损,以避免在印度缴税。

  在7月7日发布的声明中,印度执法局以涉嫌违反违反印度《防止洗钱法案》为由,宣布冻结vivo及其关联公司在印的119个银行账户,涉及资产价值约46.5亿卢比 (约合人民币3.9亿元),包括vivo印度公司的6.6亿卢比银行定期存款、2公斤金条和约73万卢比的现金。

  印度执法局采取行动后,vivo开始新德里高等法院寻求撤销冻结其银行账户的决定,并称印度执法局此举“违法”,会损害该公司在印度的业务运营。

  在向法院提交的法律文件中,vivo印度公司透露,由于相关银行账户被冻结,该公司将无法支付法定的工资和会费。在此之前,vivo印度公司每月需对外支付约282.6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3.79亿元)以维持公司运转。同时,vivo印度公司还向法院列出了受冻结影响的10个银行账户,并表示正在与印度当局合作,致力于完全遵守印度法律。

  据路透社报道,新德里高等法院在当地时间7月8日举行了简短的法庭听证会,该法院要求印度执法局在7月13日之前就vivo提出的诉求作出决定,并将下次听证会定在这一天。

  在7月5日遭印度执法部门突击搜查后,vivo曾向观察者网表示,该公司正在配合印度相关部门,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所有信息,“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企业,vivo在印度严格遵守当地的所有法律法规”。

http://upload.cheaa.com/2022/0711/1657507721768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vivo 2021印度影响报告披露,该公司在2014年进入印度市场,并在2015年响应“印度制造”的政策号召在印度建厂,厂址位于在印度北部的大诺伊达地区,且于2018年再次买地扩建工厂。截至2021年,vivo在印度开设的服务中心超过650个,并在500多个地点开设vivo独家门店。

  上述报告还称,vivo的印度工厂有一万名雇员。该报告预计,vivo在印度的工厂年生产力将从目前的5000万部上升到6000万部,2022年起从印度向海外出口手机

  供应链方面,目前vivo印度电池的供应链有95%来自当地;预计到2023年,显示器的当地供应链占比将达60%;预计到2024年,充电器的当地供应链占比将从目前的60%上升到75%。

  报告披露,通过各类投资,vivo为大约140万名印度人创造了直接和间接的就业机会,并对160万名印度人的生活产生了社会经济影响。

  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显示,以出货量计,2022年一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前五名为小米、三星、OPPO旗下的Realme、vivo、OPPO,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3.3%、19.0% 、16.4%、15.0%、9.6%。其中,vivo期内的出货量同比下滑17%,市场份额也同比下滑2.3个百分点。同期印度市场的总出货量为3700万部,较去年一季度下滑4.8%。

http://upload.cheaa.com/2022/0711/1657507753932

数据来源:IDC

  除vivo外,近些年还有不少中企前往印度开拓市场。市场上有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初,在印度正式注册的中资企业超过500家,绝大多数为私人有限公司,部分为独资子公司、合资公司,少量为代表处、项目办公室等。

  但自疫情暴发以来,特别是中印边境对峙后,印度国内反华情绪高涨,中资企业在印营商环境急剧恶化。

  自2020年6月起,印度政府先后封禁300多个与中国有关的应用程序,包括TikTok、WeChat(微信海外版)、UC Browser (UC浏览器)、Bigo Live(直播)、SHAREit(茄子快传)等视频分享社交或直播平台,声称这些应用软件对印度的主权、领土完整及安全构成威胁。

  消费电子行业也没有幸免。

  在vivo之前,印度税务稽查员2021年12月突击搜查了小米印度公司。法庭文件显示,在收到税务机关的信息后,负责调查违反外汇法等问题的印度执法局开始审查小米的特许权使用费支付问题。

  今年4月30日,印度中央执法局称,小米技术印度私人有限公司(XTIPL)以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名义向三家海外实体支付了相当于555亿卢比(约合人民币48.07亿元)的外汇,尽管小米印度没有从这些实体那里获得任何服务,此举涉嫌违反印度《外汇管理法》。

  5月初,印度执法局查扣了小米印度公司约48亿元人民币的资产,理由是该公司违反印度《外汇管理法》、非法向境外汇款。但小米否认有任何违法行为,且指控印度执法局在问询其高管时使用“极端的身体暴力和胁迫”等威胁手段。

  OPPO等中国厂商的遭遇和小米类似。去年12月,在搜查小米的同时,印度税务部门对OPPO、OnePlus等中国在印移动设备厂商也进行了大规模突击搜查,并称情报显示这些公司存在“做假账”和“逃税”的嫌疑。华为今年2月同样遭到印度监管部门的税务调查。

  7月6日,中国驻印度使馆发言人王小剑参赞就vivo印度公司遭印度执法局反洗钱调查答记者问时表示,印方频繁调查中国企业的做法不仅扰乱了企业正常经营活动,损害企业商誉,更阻碍了印营商环境改善,挫伤了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各国市场主体在印投资经营的信心与意愿。

  “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合法合规经营,同时坚定支持中国企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王小剑指出,中印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2021年中印双边贸易额历史性突破千亿美元,充分体现了两国经贸合作的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中方希望印方依法合规调查执法,切实为中国企业在印投资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官方微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