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手机   魅族   5G   华为  

工匠精神消失的手机2020:衰落、变局、绝唱、破圈

2020-12-30 08:48 来源: 钛媒体APP 

  

7af40ad162d9f2d38f3ee3c225c05a146327cca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5年,华为终端总裁余承东曾预言,未来四到五年,国内的智能手机品牌将只会剩余三家。彼时还处于群雄逐鹿时代,这个结论在当时看起来颇有些武断。但今天,2020年的末尾,再回头去看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主流玩家,也就只剩三个派系了:华为系、步步高系和小米系。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数据显示,国内手机市场集中度逐年增长,2019年,TOP5厂商的市场集中度已经来到了91%。曾经百花齐放的手机品牌逐渐“消失”在了消费者的视野中。

  和魅族一起衰落的还有手机领域工匠精神

  “消失”的厂商很多,联想、金立、努比亚等等,但最值得惋惜的,莫过曾经在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一笔的魅族了。

  如果复盘魅衰落的历史,其实很简单,一个在技术和资金上都没有底蕴的珠海小厂,在市场判断和产品策略上都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自身缺乏兜底的实力,行业也没再给它机会。

  但“智能相对论”更想从黄章这个人来说,毕竟,贯穿于辉煌与没落,魅族无论是产品还是营销,都打上了太深的黄章烙印。“智能相对论”曾是魅族的粉丝,也曾经长期浸泡在魅族论坛中,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宴宾客,到现在的寂寂无闻,感触颇深。

  相对于模仿乔布斯,穿蓝牛仔黑毛衣开发布会的天使投资人雷布斯来说,黄章才是更像乔布斯的那个人。他们有着同样的特点:对产品有着严苛到近乎疯狂的偏执和炙热,这在罗永浩离开锤子后的手机行业,已经是一种很难见到的精神了。

  这一点,从魅族早期旗舰机命名就能看出来,魅族MX,黄章曾经解释过MX的意思:梦想。

  魅族是从2003年做MP3起家的,在MP3风靡全国的时代,在中高端MP3领域是无可置疑的王者。

  而到了2006年,在魅族最巅峰的时候,黄章敏锐的意识到了,智能手机是未来,果断停止MP3业务,选择投身手机行业。要知道,当时乔布斯的第一代iPhone还没有发布。

  黄章可以一眼看很远,但仅限于第一眼,他看到了智能手机的未来,但是没能看清魅族的未来。

  魅族最开始做手机的策略和MP3一样——精品为王。做一款,火一款,赚到钱再去做下一款。要知道,从2003到2007四年的时间,魅族仅发布了10款MP3产品,就能在鱼龙混杂的MP3市场牢牢占据头把交椅。

  精品策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魅族M8和M9无论是做工还是使用体验上都有口皆碑,为魅族赢得了国产“小苹果”的美誉。这在苹果傲视群雄的时代,对于一个安卓厂商来说已经是一个极高的赞誉了。

  黄章事无巨细的关心着每款机型的进度,甚至亲自打磨了后壳和邀请函。

  彼时的魅族人才济济,有魅族的联合创始人白永祥,有flyme总监杨颜,也有在社区写了一篇iPhone的设计哲学而被黄章挖出的李楠等。当时智能手机行业也处于上升期,魅族也在有序的向前推进。

  但很快,魅族到了一个关键的抉择口:当时做手机的人有很多,人才和市场的竞争也很激烈。想做大,钱已经成为魅族一个不得不去考虑的问题。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黄章这个人的特点。

  黄章从来都不是一个商人,相对于他最大的对手天使投资人的雷军来说,黄章可以说是从未与资本打过交道。雷军可以招兵买马,可以放心的把小米旗舰产品给手下的人去做,而黄章更像是一个严苛的产品经理。

  这就导致魅族引资和营销上一直处于摇摆的策略,魅族一开始不打广告,而2017年又引入操盘过华为Mate7爵士人生和P7君子如兰的营销奇才杨柘,但PRO7失败后,杨柘又于2018年离职。

  和金立老板在澳门赌博输掉十数亿不同,黄章输在了他偏执的追求上。魅族几乎从来不主动迎合市场,在全面屏和异形屏大放异彩的时候,魅族的旗舰机15、16、16s和16s pro,全都是整块屏幕,唯一做的就是把手机的额头和下巴不停的缩小缩小再缩小,提高屏占比。

  黄章曾发微博称曲面屏只是花拳绣腿,哪怕是到现在,安卓高端机纷纷采用曲面屏的时代,魅族也没有一款曲面机型。

  黄章像海上的桑地亚哥,他像拖着一条大马林鱼一样坚持着自己的设计,证明自己并没有老去,但魅族也被越拖越远。最终,鱼只剩了骨架,魅族也只剩了情怀。

  虽然李楠曾表示,表示外界对黄章的误解很大,但黄章可以打磨后盖和邀请函,却没法把魅族带到正确的赛道上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一问题,在魅族引入阿里投资后,彻底暴露出来了。

  和外界认为的魅族的没落于pro7系列惨败和魅蓝被砍掉不同的是,魅族的衰落其实在2015年就已经初现端倪。

  2015年2月,在李楠的牵线搭桥下,魅族获得了阿里巴巴的5.9亿美元——附带一个关于魅族出货量的对赌协议。

  阿里巴巴是一个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看中的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这和魅族的“小而美”策略是矛盾的。阿里的投资对魅族来说是一杯鸩酒,虽然能解渴,但喝下去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为了实现对赌协议中对出货量的要求,2015年,在李楠和白永祥的主导下,魅族开展机海战术,出货量大幅提升。全年总销量突破2000万部,同比增长350%。而在2016年,在李楠的操持下,魅族请到许巍等人,热热闹闹的开了大大小小14场发布会,魅族成为年度最会开演唱会的手机厂商。

  魅族的演唱会开的有多频繁,阿里的钱就有多烫手。

  从小而美到大而全的问题在2017年暴露无遗,过多的套娃产品让人陷入选择困难。而低端产品的做工粗糙,导致有人戏称,如果你的魅族手机标志性的mback键是歪的,那就要恭喜你买到正品了。

  黄章砍掉了梦想机,已经不够梦想的MX6成为MX系列绝唱。Pro代替MX的位置,然而Pro6和Pro6s叫好不叫坐。白永祥操手的Pro7倾注了大量心血,但是剑走偏锋,6000万开模的背部画屏设计带来的高定价,直接给使用联发科芯片的Pro 7判了死刑。

  Pro系列高不成低不就,口碑崩塌,销量惨淡,魅族只能靠着魅蓝勉强续命。

  而在高通达成和解后,黄章发微博表示自己将重新出山打造的魅族的梦想机——魅族15,然而新机虽然有着优秀的外观设计,但因缺乏优化高通芯片的经验,在使用体验上很难与其外观相匹配,导致后来黄章也只能说自己只是牛刀小试。

  而牛刀大试的魅族16一开始的大量缺货,也让魅族彻底陷入困境。魅族线下店铺大量关门,售后外包,然而把关不严,售后体验一言难尽。魅族赖以为生的口碑和情怀彻底崩坏。

  如果说偏执的黄木匠是乔布斯的话,李楠本来很有机会成为魅族的库克,他的营销能力和操盘能力在魅族靠魅蓝续命的日子里体现的已经很充分了。

  但魅族把他放到子品牌魅蓝上面,黄章砍掉魅蓝后,李楠黯然出走,创立了潮牌。

  魅族有过可能是更好的投资伙伴。魅族曾经与京东,360等进行过接触,特别是当时也着急着做手机的红衣主教周鸿祎,亲自飞往珠海和黄章洽淡,但黄章最终还是选择了财大气粗的阿里。至于后来周鸿祎自己做了360手机,又黯然收场,那又是后话了。京东和360可能不是魅族引资的最好选择,但对魅族来说,恐怕还是要优于做互联网平台的阿里。

  从小而美,到大而全的转型过程中,魅族始终无法突破自己套在身上的枷锁,和B站不同,魅族破圈的压力不是来自于原用户群体,也就是那群魅友,而是魅族自身对产品的执念,或者说是黄章对自己心目中手机的执念。这个转型,直到魅族衰落都没能实现。

  2020年,魅族只发布了一款手机——魅族17,17的产品实力和口碑都很不错。甩掉了所有包袱后,魅族又重新走回了小而美的道路,或许对黄老板来说,这才是他心目中魅族的样子吧。

  聊完魅族,回头再来看看2020年的手机行业。

  数据盘点:5G起势,稳中有进

  首先做一个个品牌的整体盘点,先来看一组2020年第三季度的数据。

  2020年第三季度市场占有率,华为以38.2%的占有率领跑,OV则分别以18.7%和18.6%的份额步步紧追,小米则以7.7%的占有率排到了第四。

fcfaaf51f3deb48f3d0810997d33ea2e2cf578cc

  而在新增市场占有率方面,华为以42.3%领跑,整体数据与各品牌的市场占有率相差不大,市场份额的相对波动不大。

  2020年,我国手机用户规模基本达到饱和状态。截至2020年9月底,全国电话用户达到17.83亿,人均手机持有量数量已经大于1,智能手机已经成为存量市场,创新空间和市场空间双重封顶,而作为最受期待的5G普及,对市场的拉动能力以如何?

  总体来讲,5G手机的市场增速很快,尽管手机整体出货量大幅下滑,5G手机还是处于逆势上涨的状态。根据中国信通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国内市场5G手机累计出货量1.24亿部、上市新机型累计183款,占比分别为49.4%和47.3%。但目前市场占有率只有8.4%,还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有着很大的增长空间。

  而在5G市场的争夺战上面,华为以69%的占有率遥遥领先,OV和小米则明显要落后很多,此处可以看出华为在5G方面的技术积累立了大功。

  而在各品牌的城市等级分布方面,华为手机在各等级城市中的占比均处于领先位置,体现出华为极强的品牌影响力。而且,在三、四线城市,相对于上半年也有小幅提升,下沉市场发力明显。OPPO、vivo的份额则相对保持固定,不过在一、二线城市的影响力也有提升也是一个良好的信号。主打线上的小米,在一、二线城市的影响力比较大,三、四线城市稍有劣势。

  2020动态与展望

  聊完数据,再来谈谈2020年各品牌的动作。

  2020最受关注的品牌非华为莫属。Mate系列和P系列,无论是产品设计和综合实力,都在高端领域的形象深入人心。而自研芯片麒麟处理器也备受关注和期待,华为形式一片利好,占据了国内市场的大半江山。而在被列入实体清单后,风云突变。华为忍痛卖掉了已经精心经营了7年的子品牌荣耀。而受禁令的影响,麒麟9000可能会成为华为高端芯片的绝唱,回望麒麟芯片,11年来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令人唏嘘。

  不过华为还是那个华为,干脆利落的断臂求生。在卖掉荣耀后,华为拿到了上千亿的资金,立即投入到了紧张的招兵买马中。任正非坦言,芯片制造的尖端领域,以前我们缺失的地方,只能现在咬着牙补课。华为的困局也是国产芯片的困境,而根据“智能相对论”得到的消息,《财政部、发改委、税务局、工信部关于促进芯片和软件企业高质量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中:集成电路线宽小于28纳米,将会免除十年税务。在政策的扶植下和华为坚忍不拔的血性下,国产芯片未来可期。

  而对荣耀来讲,脱离了华为既是挑战,也是一个机会。虽然失去了母品牌的背书,荣耀品牌的吸引力和认可度还要打上一个问号,但同时,不再受华为高端系列的压制,荣耀在产品设计方面也能大展身手了。根据相关消息,荣耀已经拿到了高通供货许可,在渠道商的支持下,新荣耀定下了1亿台的明年销售目标,至于效果如何,还要拭目以待。

  而小米方面,随着集团的不断扩张,人才短缺问题也逐渐显露出来,2020也是小米招兵买马的一年。

  1月2日,原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加入;1月3日,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加入;6月2日,杨柘加盟负责品牌建设等工作;7月29日,原中兴手机CEO和紫光展锐CEO曾学忠加盟,努比亚创始人苗雷也加入小米。

  这些人,很多都是在那些“消失”的手机平台郁郁不得志的人,在小米的撮合下,组建起了一个“复仇者联盟”。

  在红米和小米分家后,小米红米主打中低端,小米品牌摆脱性价比标签,上探高端的策略取得了不错效果。在卢伟冰的带领下,红米主打的k30系列成绩不俗;而小米也在冲击高端的路上更进了一步,小米10 pro系列在5000元档位逐渐站稳了脚跟。

  在品牌策略和人事上的大规模调整后,2020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超过苹果,排行世界第三,而在12月23日,小米集团市值也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不过,小米在高端市场取得的成绩,是摆脱性价比标签后,破圈带来的,还是原性价比人群中消费能力高一些的人带来的,还很难说。

  最近的王嵋的“得屌丝者得天下”事件,也把小米推上了风口浪尖。王嵋的言论,说明小米在整个企业文化形态和营销观念还没来得及转变,长久以来碰瓷和低俗营销,也不是一句冲击高端就能改变的。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互联网企业在自黑和调侃上,都是很宽容的。而王嵋的引咎辞职,也显露出小米在摆脱性价比标签上的焦急。在高端方面,小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步步高派系方面,今年OPPO推出了和兰博基尼合作的的Find x2 pro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Reno系列在相对高性价比和时尚宣传的作用下,也有着不错的口碑。vivo则在充电和系统方面不断发力,IQOO 5 Pro的充电速率甚至来到了120w,号称15分钟充满。而在系统方面,吸纳了大量人才后,Origin OS系统新设计风格,也在多年来没什么大事发生的国产定制UI方面,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OPPO和vivo也逐渐摆脱了“厂弟厂妹”标签,综合产品实力和消费者口碑相较前几年已经大为改观。

  但是OV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县城的基本盘,已经被华为侵蚀的已经比较明显。从上文的数据可以看出,在三四线城市,华为品牌的影响力已经快要追上OV之和。不过华为在下半年受困于制裁和荣耀剥离事件的影响,暂时还腾不出手来,这对OPPO、vivo收复失地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而在realme和一加方面,主打性价比的realme甚至把120hz刷新率的5G手机拉到了1000元价位,让红米措手不及。

  一加则在高端市场显露野心。12月17日,一加手机成立七周年,CEO刘作虎发布内部信,宣布一加将正式发力国内高端市场线上第一。同时,OPPO售后店将为realme和一加提供售后服务,给两个主打线上的品牌提供了增长的良好基础。

  小米和步步高,都在眼馋着华为荣耀分家变局可能空出的市场。

  2020年的手机市场,风云变幻,无论是那些可能即将“消失“的品牌,还是现在市场上的主流玩家,市场的大变局下,都在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