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精准打击之下,华为的应对之策

2020-05-22 15:04 来源: 财经杂志  周源 

  美国商务部管制新规最大程度地封堵了华为自研芯片之路,但新规仍有漏洞,供应商是否愿意打擦边球,中美博弈的大格局,决定了华为的未来。接受采访的业界人士认为,保持开放与合作,是中美两个大国应该坚持的方向。

  5月19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发布新的“实体名单”管制规则,修订的内容直接针对华为。

  根据修改后的新规,即便不是美国半导体公司,如果采用了被列为美国商务管制清单(CCL)的设备与技术,在为华为生产芯片之前,也需获得美国政府许可。

  此前的政策是:只要使用美国技术不超过25%就毋需获得美国行政许可。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但华为凭借芯片设计自研,芯片制造交由台积电、中芯国际等非美国企业代工的模式,仍能解决其产品的核心芯片供应问题。2019年,华为不仅没有被“一掐即死”,营业收入反而同比增长19.1%,达到8588.3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

  新规意味着,台积电、中芯国际、华虹宏力等中外各类大量采用美国设备的晶圆代工厂和封测厂,亦无法在未获得美国许可的前提下向华为代工芯片产品,这相当于封堵了华为自研芯片的路。

  5月18日,在华为第17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公开回应说,华为强烈反对美国商务部仅针对华为的直接产品规则修改,也预计其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会尽最大努力寻找解决方案,也希望客户和供应商与华为一起尽力消除此歧视性规则带来的不利影响。

  过去三十多年,华为为17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了1500多张网络,为6亿消费者提供了智能终端设备,服务了30多亿人口。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影响的不仅仅是华为,也会让这些使用华为产品和服务的客户和消费者体验受到伤害。

  不仅最终用户受影响,作为一家业务覆盖ICT多个领域的跨国公司,华为的生死存亡将影响到全球科技产业链的诸多科技公司。5月15日,消息传出之初,美国、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股市上的华为概念股股价不同程度下跌。例如,美国泛林集团 (LRCX-US) 下跌 6.38%;应用材料 (AMAT-US) 下跌 4.39%;台积电(NYSE:TSM/233O.TW)下跌4.15%,高通(NASDAQ:QCOM)下跌5.08%。

  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华为凭借零部件储备能够维持一段时间,长期堪忧,因为美国科技公司在全球芯片产业链上占据绝对话语权,中国相关产业链追赶需要时间。

  5月16日,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特朗普政府行为“摧毁了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和价值链”,中国将坚决捍卫本国企业的合法权利,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不合理打压”。

  中外多位科技企业高管则向《财经》记者指出,华为未来命运如何,主要取决于中美之间的博弈结果。但无论是华为,还是受访科技公司高管均表示,保持开放与合作,是中美两个大国应该坚持的方向。

  美国政府抓住中国“缺芯”软肋

  管制新规曝出之后,信达电子第一时间组织电子产业专家,评估了新规对华为的影响,初步结论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华为通信业务已经在去年完全实现了去美国化,今年会随着5G建设加快继续高速增长。

  第二,短期在高端手机侧受到不利影响,长期影响主要体现在高端芯片的代工上,后续会继续全力扶持中芯国际、长电科技等大陆龙头制造封装公司。

  第三,目前台积电的代工仍有缓冲斡旋余地。有未经求证的传闻称,华为第一时间向台积电大量下单,预计可以撑到今年9月。

  第四,中芯国际的相关技术进展会加速(今年14纳米大规模量产),制程方面的劣势力求通过加强系统工程设计来弥补客户体验,华为会加快推出5G机型。

  此外,有消息称中芯国际已经提前采购了很多设备,但中芯国际向《财经》记者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

  美国对于华为的封锁虽然升级,但并非完全断供,仍留有120天的缓冲期。美国商务部最新出口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美国时间2020年5月15日以前已经开始生产的华为产品,将不会受到新规定的管控,但这部分产品仍需要在美国时间2020年9月14日以前完成出口、中转贸易或是国内的交付。美国商务部表示,这是为了防止对采用大量美国设备的晶圆代工厂造成直接的不利经济影响。

  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本来华为的“洞”已经补得还可以,管制新规让华为命运再次前景不明,主要原因还是中国缺“芯”。

  近年来,中国通过设置集成电路国家基金等模式加大对本土芯片产业的扶持,中国拥有了比较齐全的本土芯片产业链,尤其本土芯片设计企业成长飞速,但整体水平仍然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下游,追赶绝非三年五年可达成。

  作为全球芯片产业的发源地,美国不仅拥有英特尔、高通、博通这样的芯片公司,同时在半导体软件、设备和材料等产业链上游领域占据了领先位置。

  半导体软件、设备和材料规模大约900-1000亿美元,占全球集成电路产业链20%左右的产值,但支撑了整个半导体产业链及下游庞大的消费电子市场。例如,在半导体设备领域,美国企业市占率合计49%、其中应用材料位居行业第一;在半导体材料领域,美国霍尼韦尔、Cabot等垄断了抛光液等材料;美国尤其垄断了EDA半导体设计软件市场,至于光刻机等核心设备虽然是荷兰公司ASML最强,但背后也有英特尔等大股东。

  2018年中兴通讯被制裁之后,芯片国产化呼声已经很高,华为事件将进一步激发这一趋势。一位知名芯片公司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发展国产芯片产业重要性已经人尽皆知,但应警惕极端的“脱钩”论,尊重知识产权,尊重和遵从市场规律,与全球芯片产业链共舞才能实现长久发展。

  台积电等供应商是否愿意打擦边球是关键变量

  在华为5月18日的公开声明中,华为称规则修改影响的不仅仅是华为一家企业,更会给全球相关产业带来严重的冲击。长期来看,芯片等产业全球合作的信任基础将被破坏,产业内的冲突和损失将进一步加剧。美国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打压他国企业,必将削弱他国企业对使用美国技术的信心,最后伤害的是美国自己的利益。

  华为2018年公布的核心供应商名单里有92家公司,其中美国供应商数量最多,包括英特尔、恩智浦、高通、博通等共计33家,中国大陆供应商数量排名第二共25家,第三是日本共11家,中国台湾地区10家,德国4家,瑞士、韩国以及中国香港各2家,荷兰、法国、新加坡各1家。

  郭平表示,2019年华为向美国公司的采购额为187亿美元,如果美国政府允许,华为会继续采购。

  制裁发生之后,核心供应商中,代工厂台积电地位更加凸显。台积电财报显示,华为已经是台积电第二大客户,对台积电营收贡献达到14%,仅次于苹果。未经求证的消息称,华为向台积电紧急下单5纳米芯片。

  但新规落地后,台积电等企业如何绕过新规还很难说。

  一位台湾地区科技公司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不仅是台积电,台湾地区的企业早已形成苹果供应链和华为供应链两大生态链,目前“华为供应链上的科技公司正在寻找两方都不得罪的方法。”

  有报道称,研究过新规的专家认为新规仍有漏洞,半导体供应链庞杂,供应商可声称他们不知道产品最终会让华为受益;此外厂商供货给华为客户,这些客户组装的芯片等产品最终仍可能进入华为系统,这样产品就不算直接供货给华为。

  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事务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也提到,美方新规定部分用语有厂商可钻的漏洞,不像官员所说覆盖那么全面。

  但华为供应商们是否会尝试打擦边球,目前还很难说。

  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长期而言,日韩和台湾地区企业会因美国管制新规受益,中国大陆也会对本土集成电路产业加大扶持力度。

  第三方研究机构美国波士顿咨询(BCG)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长期以来是全球半导体产业领导者,占据45%-50%的全球市场份额,但如果美国企业继续遵守《实体清单》的限制,将失去8%的全球份额和16%的收入;如果美国政府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出售产品,那么美国企业的全球市场份额将损失18个百分点,收入将损失37%,这实际上导致技术与中国脱钩;这些收入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的大幅度削减,并在美国半导体行业中损失1.5万至 4万个高技能工作岗位,这可能将导致韩国在几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产业领导者。

  “华为坚持得越久,对美国政府就越不利。”一位中国芯片设计公司副总裁对《财经》记者说。

  华为不会走向封闭,中国也是

  5月18日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郭平公开表示,他读了一些书,认为美国有一种观念是“保持技术领先是美国维持霸权的根本”。

  多位中外科技企业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遏制华为崛起是一种表象,本质上是中美意识形态之争,是“老大与老二”之间的角力,两边如今都民粹主义盛行,加剧了中美矛盾,华为某种意义成了牺牲品。

  一位在美国知名大学任教多年的教授告诉《财经》记者,在美国,这两年反中情绪高涨,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反中”上立场一致。另一位移居美国多年的外企前高管则表示,这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的“新常态”。

  “我有政客朋友私下表示并不那么赞同时下流行的‘中国威胁论’,但是公开仍然要那么说,因为这已是一种政治正确。”上述大学教授说。

  但一位外企中国区总裁向《财经》记者表示,美国政坛也并非铁板一块。他认为有三类领导:一是交易型领导,注重短期利益是否达成,商人出生的特朗普可以大致归属此类;一种就是彻底的“鹰派”,中国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还有一类是传统技术型官僚,这一类人做事非常有建设性,看到了中美双方存在的问题,希望通过沟通解决,这种传统精英型领导目前确实在被边缘化,但不会消失,中国应尽力争取。

  多位接受采访的中美科技高管认为,中美之间的对抗与摩擦会是一个中长期趋势,即便出现新的美国领导人,“反中”潮流短期内也不会逆转,华为未来命运如何,取决于中美之间的博弈结果。

  在一位知名中国科技公司总裁看来,中美贸易战打到现在,中国还能打的牌不是很多。“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此前发展主要基于人口红利,核心科技掌握不多,有点‘虚胖’。”

  一位芯片设计公司副总裁向《财经》记者表示,华为最终可能要做出一定的牺牲。他认为保住运营商业务最重要,以智能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可能面临拆分甚至被放弃的命运。

  但也有观点认为,中国有广阔的市场,而且很多产业链的脏活累活都是国内在做,虽然不足以威胁美国,可如果全面对抗,对美国也是不利的。

  还有行业人士指出,中方可使用的具体反制选项包括:将美有关企业纳入中方“不可靠实体清单”,依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和《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反制美企。

  上述外企中国区总裁承认,在华美企的确会担心在中国的经营,但他强调,跨国公司是民间外交的重要桥梁,无论是跨国公司自己,还是两方政府,都要尽量发挥和利用跨国公司桥梁作用,只有“开放与合作”才是中美两国共赢之道。

  郭平称,华为绝不会走向封闭和孤立主义,仍然会坚持全球化。

  “当今世界已经形成一体化协作体系,这个体系不应也不可逆转。标准和产业链割裂对任何一方都没有益处,会给整个产业带来严重冲击。产业界应共同努力,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市场公平性,确保全球统一的标准体系和分工协作的供应链体系。”郭平呼吁。

  5月19日,美国霍尼韦尔公司新型市场总部暨创新中心成立仪式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举行,中国总理李克强致贺信。李克强指出,面对国内外经济下行压力,中国政府坚持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不会变,将继续建设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欢迎世界各国企业抓住中国扩大开放带来的机遇,更好地实现互利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