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印度政府各执一词,富士康当真会取消印度建厂计划?

2020-01-22 08:36 来源: 中国家电网  安龙 

  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工业部长苏巴什·德赛(Subhash Desai)宣布,与富士康在当地合作建立电子产品制造工厂的计划已经取消,富士康和印度政府于2015年签署的50亿美元在印度投资谅解备忘录将不被会兑现。德赛称“富士康与苹果公司所产生了内部纠纷”,认为这是富士康无法履行约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富士康则给出回应表示“集团与客户间在印度的设厂之意见不同,为错误不实说法,目前集团配合主要客户在当地生产进度一切顺畅。”虽然富士康否认了与苹果产生分歧的说法,但关于是否还会继续在印度建厂,一时变得扑朔迷离。

  由于国内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不少手机厂商纷纷选择出海寻找新的机会。有数据显示,2018年底印度总人口13.54亿人,仅比中国少4100万人,人口同比增长1.11%,高于中国的0.39%。与此同时,印度超过65岁人口占比仅为6%,14岁以下人口占到30%,15-64岁人口占到64%。具备极高青中年人口占比的印度,被视为发掘人口红利的新机会。

  那么富士康会终止印度的建厂计划吗?如果富士康该计划停摆,可能会是哪些因素导致的?对其自身和苹果又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可能阻碍富士康建厂计划的因素

  相比中国,目前印度在工业化程度、人员素质、生产效率等方面存在诸多劣势。

  富士康印度业务负责人乔什·福尔格(Josh Foulger)曾表示,印度的劳动力成本仅为中国的一半,这是印度所具备的一个优势。但不可忽视的是,相比中国,印度在公路、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匮乏,且缺乏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尚未形成成熟的工业体系。截至目前,印度城市化比率仅为32%,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也仅为15%。此外,目前印度尚无法达到24小时不间断地工业用电供给,部分地区还存在严重的缺水问题,这些都成为限制工业化发展的重要因素。

 

01

 

  研究公司TriviumChina的联合创始人安德鲁·波尔克(Andrew Polk)曾指出,中国曾以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为基础,对物流、运输进行大量投资,伴随着劳动力优势的消失,企业已经对流程和系统进行投资,来确保大规模高效生产,并将产品推向市场。现在中国境内的苹果供应链可以做到24小时之内周转,富士康印度工厂的不少零件却仍需要5800多公里外的中国广东来供给。因此,印度政府和私营部门需要公路、铁路、港口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投资上投入很大精力,才有机会逐渐追赶中国的工业化水平。

  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就曾对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表示,富士康也愿意帮助印度提高制造业方面的发展速度,不过中国花了30年才做到这一点。实际上,由于印度是联邦制国家,各邦政府具备高度自治权,协调不同地区利益,解决印度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或许还要花上更长的时间。

  除了基础设施建设外,人员素质可能也是印度面临的一个问题。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成年人口整体的识字率为72.23%,远低于中国的96.36%。教育水平偏低,会影响到对上岗人员的培训效率,进而影响到企业的生产效率。

  此外,最近有媒体爆料,富士康受到土地产权方面的问题,导致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建厂计划受阻,富士康原计划在5.2公顷的土地建厂,但政府仅征地1.8公顷,这或许也是富士康在印度建厂计划停摆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富士康是否还会在印度建厂?

  即便面临诸多不利因素,但对于印度政府和苹果、富士康三方来说,终止在印度的建厂计划可能都不是一件好事。

  印度政府需要引入外资来带动当地就业,刺激经济发展,为此放宽了部分境外资金进入的门槛,用全国性商品和服务税取代复杂的税收网络。据日本媒体的报道,印度2018年的失业率创下45年最高水平,印度政府想尽一切办法来降低国内严酷的就业问题,自然也不愿意看到富士康在印度建厂计划的落空。另据外媒报道,印度正在考虑出台激励措施,向手机制造商提供补贴贷款,以吸引苹果、三星等公司的供应商在该国开设工厂。

  苹果也需要在印度市场进一步拓展市场份额。IDC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印度智能手机总出货量达4660万台,同比增长9.3%。不过,该数据也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在印度市场出货量排名前五的手机品牌分别为小米、三星、vivo、realme和Oppo,苹果并未出现在前五名的名单之中。与智能手机刚刚兴起时缺少有力竞争对手的中国手机市场不同,苹果在布局看似同样充满人口红利的印度市场时,却要遭到小米、Oppo、vivo等一众已成长壮大国内手机品牌的阻击。

  IDC数据也显示,得益于iPhone XR、iPhone 8、iPhone 7 (128GB) 等前一代机型的价格优惠和降价以及新推出的iPhone 11/Pro系列,苹果在500美元以上的印度高端机型细分市场中,占据了51.3%的市场份额,低价策略得到了印度消费者的认可。虽然苹果拥有纬创印度工厂在当地组装低价版的iPhone SE等机型,但其在印度缺少高端机型的组装工厂,不利于压缩高端产品成本,因此苹果希望通过富士康开设的代工厂,来扩大在印度等新兴市场的高端机型占比。去年年初,富士康在苹果的要求下,计划在印度、越南投资新工厂,其中就包括上述印度地方政府声称终止的,会给印度带来2.5万就业岗位的iPhone新工厂。

  对于富士康来说,在印度建厂也有诸多利好因素,比如可以降低劳动力成本。

  富士康新任董事长刘扬伟在2019年曾表示,富士康仅约25%的生产能力位于中国以外地区。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升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工人平均薪资在2012年至2017年六年间上涨了50%。因此富士康需要向印度等地区转移部分产能,来控制总体成本。乔什·福尔格曾这样解释富士康在印度建厂的缘由:“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原则。我们必须找到可行、可靠的替代方案。”

  不过,大唐财富资深顾问林鸿钧指出,印度劳动力未经过基础教育和训练,语言差异大,在大量部门的劳动生产率方面,中国是印度的3倍,实际的劳动成本并没有降低。由此来看,富士康会考虑在印度建厂,避开印度20%的进口整机关税和10%-15%的手机核心零部件关税,借此提高议价空间,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

  此外,富士康也需要通过在印度建立工厂来提高业绩增长幅度,并在同为苹果代工厂的竞争中保持优势。富士康公布的2019年全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收5.33万亿新台币(约合1780.65亿美元),同比增长0.82%,相比2018年17.16%的营收增速大幅放缓。由于富士康是苹果手机最大的代工厂,其主要业务营收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苹果手机销售情况的影响,这一情况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发生改变。如果苹果依然计划在印度市场推广iPhone的高端机型,那么富士康即使不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建厂,也不太可能会放弃在印度其它地区建厂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