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萝卜的“坑”填了?

2019-12-13 08:27 来源: 科技E侠  科技E侠 

  最近有两个知名创业公司接连爆雷,一是“退场”的淘集集,一是“迷航”的呆萝卜。二者都曾拿到过知名投资机构近亿美元的融资,但发展却并不如资本预期。已经正式宣告破产的淘集集暂且按下不表,今天我们来说说“起死回生”的呆萝卜。

  从11月20日首度被曝出经营危机,11月22日官方承认危机,到11月25日官方宣布恢复办公,再急转直下到11月28日杭州中心关闭,直至11月9日宣布重启,呆萝卜的剧情发展充满戏剧性。那么,这家自带戏剧冲突的生鲜电商回归后又还能活多久呢?

timg (3)

  萝卜“坑”

  尽管已经宣布重启,但若说这家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平台”的呆萝卜正在遭遇自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依然是毫不为过的。

  成立于2015年的呆萝卜,是一家以“生鲜电商”为切入口的线上社区超市,主要通过App和线下门店结合,为用户提供蔬菜、水果、蛋肉、日用等商品。一直以来,呆萝卜对外宣称的计划是——辐射中国50座城市,开设10000家门店,服务2000万中国家庭。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第二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中,呆萝卜名列榜上。彼时,它还是外界眼中“社区生鲜电商的黑马平台”。就在半年前,2019年6月,呆萝卜还“兴奋”宣布拿到了由晨兴资本、高瓴资本领投的累计6.34亿元投资。和其他需要烧钱续命的互联网公司相比,呆萝卜每个月的GMV高达1.1亿元。熟悉呆萝卜内部业务的人士还透露,从2019年4月到11月,仅融资再加GMV,呆萝卜的现金流已经高达15亿元。缺钱,似乎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字眼。

  但事实证明,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呆萝卜“烧”不起。危机是从11月20日开始爆出的,这个原本该发放工资的日子,员工却收到来自人力资源管理中心下发的延迟发放工资通知,工资将延迟20个工作日发放,通知中给出的原因是“汇率波动、估值谈判及资金交割等多方面原因”。

  随后,员工社保被断,研发人员权限被收回。11月22日,呆萝卜在微信公众号发表声明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但同时承诺会“努力寻求解决方案,筹措资金,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E侠君翻阅呆萝卜的微信公众号,在11月22-11月26日的5天时间里,呆萝卜每天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发一封声明,事态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从承认资金紧张、运营陷入困局,再到表达会坚持自救。期间,11月25日,呆萝卜还信誓旦旦回应,“将逐步恢复办公,为早日恢复经营做准备。”

微信图片_20191210171425_副本

  11月28日,呆萝卜合伙人兼CTO刘峰在朋友圈中表示,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并且,“已安置完杭州中心的‘所有同学’”。但“安置”一说迅速遭到维权员工打脸,“呆萝卜不仅没有安置解散的杭州中心员工,其欠薪金额已经超过3000万元,并拖欠杭州团队300人及部分合肥团队的两个月工资和社保。”

  到如今,仅过去16天时间,拖欠资产的呆萝卜就宣布再度重启,这令吃瓜的E侠君不禁有些质疑,到底是重新启动,还是垂死挣扎?

  压缩可过“冬”?

  12月9日,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呆萝卜)合肥地区部分门店重新营业;呆萝卜APP上,蔬菜菌菇、时令水果等商品也于同期恢复上架。

  新的开始,带来了新的问题。

  APP恢复使用了,但上架商品却明显少了很多,粮油副食、调味干货、零食百货等并未出现在在售列表,与猪肉有关的肉品也未开卖。位于安徽合肥经开区的呆萝卜总部恢复了工作,负责公司技术、客服、仓管、行政等的工作人员陆续到岗。但也陆续迎来了一些讨债的供货商、合伙人。这其中,有从江苏赶来,为讨要一直没有下落的十多万元合伙费的;有从浙江奔波而来,为被欠下的400多万元费用讨要说法的;还有对呆萝卜方面既没有解决欠款具体方案,又没有出具白纸黑字官方信息而感到“心里没底”的水果供货商。

  另外,可以购物支付了,但支付方式却由原来的微信、支付宝和余额支付三种形式,变成现在只剩下支付宝能用。货买到了,能不能及时拿到又成为问题。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朝晖表示,目前重启计划只在合肥一个城市开展。但他甚至不能保证第二天的菜能否能顺利到达消费者手中,有可能会在仓库、物流等环节出现突发状况。

  新的难题,纠扯着本就悬而未决的资金链困局。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微信图片_20191210171408

  首先是供应链问题。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想留住客户最关键的是产品的性价比,但没有强大的供应链支撑,这一点显然做不到。目前的呆萝卜,客户自己的余额都无法正在使用,仅蔬菜菌菇、时令水果等种类不齐全的产品,用户从哪里去考虑性价比。而且,12月9日开始线上下单的门店主要集中在合肥市政务区、经开区和滨湖新区,仅合肥市都无法保证顺利送达,更遑论其它?因此,后续供应链问题怎么打造对呆萝卜来说是件很棘手的事儿。

  其次是资金问题。生鲜电商本就是个烧钱的项目,不差钱的阿里、京东、美团、苏宁等一众巨头纷纷入局,都已经烧了不少钱;差钱的呆萝卜,保守估计在8个月也烧完了18亿,如今还欠款近3亿,钱从哪儿来?呆萝卜CEO李阳说,对呆萝卜感兴趣的巨头还是非常多的,公司已经有接洽一些大型的有零售布局的公司。但他同时又称,呆萝卜或许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继续独立发展都是有可能的。所以,钱到底从哪儿来?

  再次是维持良性运转的团队重建问题。除了烧钱,大部分生鲜电商运营者依靠的还有现金流,或者说占用供应商的资金维持运转。但现如今的呆萝卜已经不是那个现金流高达15亿的呆萝卜了,它是负债3亿还欠着员工工资的“坑”萝卜。对于那些被欠着钱或害怕新的开始会被欠款的供应商来说,不提前付现金他们怎么敢再供货?那么,如何实现良性运转便成为呆萝卜当下重中之重的运营难题。

  此外,呆萝卜还存在监管缺失,家族企业导致账目不透明等内部问题。

  恢复营业那天,一名工作人员说,拖欠工资还是没有发,但有什么办法,还是得干,“不然更拿不到”。也有网友爆料,呆萝卜的冷藏车和冷冻柜均在出售,或许这就是支撑呆萝卜再启程的一部分资金来源。

  “压缩”后的呆萝卜,正在艰难的熬着这个不定能不能熬过的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