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公司丨科沃斯的想象空间还有多少?

2019-11-01 09:15 来源: 中国家电网  刘拓 

  近日,科沃斯发布2019年三季报。报告显示1-9月份,科沃斯实现营业收入34.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8.18%;归母净利润实现1.01亿元,同比下降64.81%。2018年,科沃斯以“人工智能第一股”概念成功过会,登陆上交所实现IPO,其发行价格为20.02元/股;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科沃斯如今的股价在21元/股左右徘徊,并有向破发价靠拢的苗头。

微信图片_20191101091355

  2019年5月30日,在限售股解禁两天后,科沃斯大股东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发出了股份减持告知函,减持数量为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46%,而泰怡凯原来的持股数量为公司总股本的8.21%。

  大股东减持、营收下滑、利润腰斩,科沃斯还是IPO招股书中描述的那头金灿灿的“科技独角兽”吗?

  科技还是玩具?

  在财报中,科沃斯将自身主营业务范围界定为各类家庭服务机器人、清洁类小家电等,主要包括扫地机器人、擦窗机器人、空气净化机器人以及近年来新创 “添可TINECO” 品牌下的清洁类小家电。但就消费者而言,最为熟悉的,也是构成其主营业务收入来源的还是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相较于传统生产扫地机的企业,科沃斯对自身定位一直是“科技品牌”,而诸如莱克、小狗等涉吸尘及净化相关企业多归类为“家电品牌”。

  2013-2018年,是国内扫地机器人的高速发展期。中怡康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扫地机器人销量增长接近84.2%,2015年则高达97.1%;即使从2016年起,增速有所放缓,到2018年该品类仍保持了42.1%的同比增长。2018年,国内扫地机器人销售额达到86.6亿元,同比增长54.6%;而销售量达到577万台,比2013年增长了足足10倍。

  良好的发展势头也为科沃斯IPO过会提供了助力,在2018半年报中,科沃斯显示主营收入25.2亿元,同比增长28.3%;净利润2亿元,同比增长28.7%。

  一位友商人士告诉中国家电网,中国在懒人经济方面发展特别突出,也因此对扫地机器人的认同度最高。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扫地机器人全球最大市场。

  但是,历经5年高速发展期,这一产业也遭遇了瓶颈,那就是消费者对扫地机器人的价值归属产生了疑问。“我们最早预期扫地机器人只是昙花一现的产品,第一代产品就像一个玩具。但现在,它的发展远超预期,可见还是有适用空间。但随着行业增速放缓,其下一波成长空间如何发掘,仍是行业面临的首要问题。一方面,作为清洁工具,扫地机器人清扫范围有限,局限在地面;另外,在尝新的用户中,很多人都发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比如吸力小、易缠绕、扫地模式‘傻’等不良体验造成产品闲置。”

  在扫地机器人以外,科沃斯还开发有空气净化机器人(沁宝)以及家庭陪伴型机器人等产品,但“沁宝”叫好不叫座,家庭陪伴机器人据说可以踢球、娱乐,但售价相当于一辆中型轿车,科技感有余,使用场景不足。

  和君集团合伙人、和君集团零售研究中心主任丁昀表示,只有那些具有3-5年技术前瞻能力,但在实际销售中又能陪伴消费者,技术仅领先半年的商品,才能获得市场青睐。换言之,太落后或太超前的产品,都存在不为市场接受的风险。

  研报显示,2019年1-9月科沃斯用于研发的费用是1.95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增加30.2%,主要系公司进一步加大在服务机器人前瞻技术领域,特别是机器视觉和人工智能相关硬件模组和软件算法方面的研发投入,持续高层次引进研发人才,优化研发队伍结构所致。科沃斯首席技术官吴牟雄也提到,科沃斯每年投入在研发上的费用约为2亿元。但是,技术投入要转化为商品,最终转化为企业利润才能形成良性且持久的循环。

  拥挤的市场

  有利润的地方就有江湖,扫地机器人过去5年的火爆吸引了大量品牌进入,尽管科沃斯在扫地机器人领域占有先发优势,但其竞争对手也不断壮大中。无论是带有互联网基因的品牌,还是传统家电企业,近年来纷纷加速布局扫地机领域,让市场变得愈加拥挤。而新型“价格屠夫”拼多多更是通过“F2C(工厂到消费者)”模式,纠集了部分国内一线代工厂推出“家卫士”扫地机器人,将产品价格下拉至200元的极限区间。有业内人士透露,为了与拼多多竞争,京东和天猫也开始对扫地机器人进行贴钱出货。

  面对竞争的加剧,科沃斯也难以独善其身。在科沃斯Q3季报中,显示因存货跌价预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390.2万元;尽管其计提费用相较去年同期已减少了50%,但对比1亿余元的净利润,存货跌价所造成的损失对利润侵蚀也不容小觑。

  出于完善产业布局或利润支撑的考虑,曾宣布专注机器人的科沃斯还是将传统手持吸尘器业务纳入了上市公司体系,以“添可”品牌出现。对于消费者而言,可能更熟悉“TEK”品牌吸尘器;“添可”与TEK系出同源,TEK定位大众平价,而“添可”定位高端,其产品调性基本按照“国内戴森”打造,在产品力、科技力以及设计方面,均可圈可点。不过, “添可”还面临消费认可度方面的挑战,毕竟在相同价位区间,消费者更青睐于选择戴森、莱克等认知度较高的品牌。

  回归扫地机器人,据说它的原型最早用于军用扫雷,后来其“技术工具包”拓展至民用领域,开辟出清洁用“第二战场”。在同类“工具包”基础上,科沃斯已经拓展了擦窗、净化器机器人等新领域。2019年,伴随宏观经济的压力,席卷家电行业的寒潮扑面而来,扫地机器人市场高增长戛然而止,对于“钱袋子”紧张的消费者而言,用途有限的扫地机器人不是购物车中的必备之选。经济学家预测,中国GDP增长有进一步放缓的趋势,未来可能步入5%-6%的增长区间。在更加理性的消费环境中,产品实用主义理念将扩大,科沃斯能否找到新的消费价值释放空间,止住颓势,将考验其实控人的经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