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何享健:从乡镇企业改组试验田走出的改革先锋

2018-12-19 08:00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76岁的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凭借“乡镇企业改组上市的先行者”获得改革先锋称号。

  何享健感慨地说:“美的能有今天,要感恩国家的繁荣富强,感恩中国共产党与时俱进的正确领导。美的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见证者和参与者,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美的。”

  1942年出生在广东省佛山市顺德的何享健,平时操一口“德语”(顺德话),说普通话也带有浓厚的乡音。“普通话说不好”成了他多年来婉拒媒体采访的理由——“我的普通话说不好……所以,我不如不讲,少讲多干,把企业做大了,让企业赚钱了,比什么都强。”何享健让美的摆脱家族企业色彩,将美的交给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打理,成就了美的2000亿基业,未来美的还要冲击5000亿。

  小学毕业的何享健,创办了中国市值最高的家电上市公司美的集团。他1968年带领顺德北滘公社23个居民创业时,开始只是为了解决北滘居民就业难问题。那时的合作组(美的前身)生产塑料瓶盖,后来生产发电机、汽车配件,在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进入家电业。美的因此成为第一批以改革开放为契机成立的企业之一。

  自2012年后,退出美的集团经营管理的何享健投身于慈善事业。2017年他捐赠了60亿元,成为2018年胡润慈善榜的“中国首善”。他给一手带大的企业取名“美的”,给家族慈善基金取名“和的”,以示对“和美人生”的追求。

  把握机遇完成改制

  美的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发展历史中的典型代表,何享健是其中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他紧紧抓住改革开放的机遇,推动企业机制变革、发展壮大。

  26岁之前,何享健的履历几乎可以一句话概括:高小毕业,辍学务农,工厂学徒、工人、出纳,公社干部。1968年5月2日,何享健带领23位居民,每人以借款方式出资50元,再多方筹措共同集资5000元,创办“北滘街办塑料生产组”,何享健任组长。

  何享健曾回顾说:“虽然美的是从1968年开始创业的,但前10年只算是小孩子,搞不出什么名堂。美的真正发展起步,还是得靠改革开放。”

  1978年12月18日,中国拉开改革开放序幕。1981年,在生产发电机组的过程中,何享健发现了电风扇的机会,带领企业进入风扇行业,并启用了“美的”商标,正式进入家电业。1985年4月,成立“美的空调设备厂”,正式进入空调行业。同年5月,何享健赴日本考察,形成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的经营思路。

  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一直贯穿何享健数十年的创业历程,股改上市是关键一步。1992年底,国务院决定选择少数上海、深圳以外的优质股份公司到上海、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股票。广东省有六个指标,何享健主动请缨,争取把美的作为股份制产权改革的“试验田”。

  当时有人劝阻说:“一个乡镇企业搞股份制,前途难料。”何享健却认定这是美的发展的绝佳机遇:“当时美的规模很小,资产只有五六亿元,但我认定办好企业,首先要引进好的机制!股份制改造能使企业更加规范,通过上市可以获得融资,有了资金,有了好的机制,企业何愁不能发展?”

  1992年,美的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让美的在体制、机制上具备先发优势。当年受邓小平南巡讲话“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影响,珠三角改革进程突飞猛进。内外合力下,美的在国内吸引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方洪波、黄健、蔡其武等何享健后来的左膀右臂都是在1992年加入美的。

  当时,何享健有一句名言——(上世纪)60年代用北滘人,70年代用顺德人,80年代用广东人,90年代用中国人,21世纪要用全世界的人才。

  上市之后,美的1994年主营业务增长近60%,但是高速发展也暴露了集权式管理的弊端。1996年,美的已生产包括空调、电风扇、电饭煲在内的五大类1500个品种的产品,总部统一管理生产、销售,基层缺乏动力和压力。1996年,美的空调下滑到行业第七位。1997年,美的的销售收入在上年突破25亿元后大幅跌落到20亿元左右。顺德甚至有意让美的、科龙和华宝三家企业合并。

  1997年,何享健力排众议,在美的推行事业部制改革。各个产品经营单位独立核算,成为经营主体和利润中心。同时,何享健起用大批年轻人,担任各事业部负责人。他曾指着一台电脑对创业老臣说:“谁能使用这台电脑,我立即提他一级,否则……”通过“杯酒释兵权”,完成管理层新老交替,包括何享健夫人在内的创业元老陆续被劝退。

  事业部制的精髓在于分权制,强调放权经营、灵活管理,对市场变化做出快速反应。1997年美的启动事业部制改革的第一年,就实现销售收入30亿元,一举扭转业绩下滑势头。

  伴随着内部大批职业经理人的崛起,为了给他们老板级的待遇,何享健积极推动实施管理层回购(MBO)计划。2001年初,经过反复“协商”,美的管理层收购了代表地方政府的第一大股东——顺德市北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管理层成了美的真正的主人。

  从1992年美的上市到2001年完成MBO,何享健在这10年间持续推动的股权与管理改革,成了美的如今强势地位的牢固根基。

  他说,“如果不是改革开放,美的难以完成产权改革,也难以调动有价值的人才的积极性。美的很幸运,得到了政府的支持,顺利实现了企业产权改革,进而改制。美的是中国所有上市公司中,最早推出股权激励机制的,这也应该归功于当时的思想解放。”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理顺了内部产权、管理机制问题后,美的在21世纪头十年快速发展,从2000年的百亿规模,到2010年首次突破千亿营收,十年内成长了十倍。

  向来缺乏“故事”的何享健,表面上带领美的一路稳健成长,其实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挫折和起伏。只是因为何享健有很强的反思精神,不断否定自我,有错误及时纠偏,所以外界觉得波澜不惊。他曾说:“在美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2000年后,中国家电业进入“微利时代”,高速发展的汽车业吸引了不少家电企业涉足其中。2003年,美的进入汽车业。但是,由于没找到优质标的和操盘者,又缺乏产业链沉淀,损失惨重。

  2007年12月,何享健当机立断,砍掉客车项目,美的云南客车工厂停止运作。2009年7月,美的集团与比亚迪签署协议,以6000万元价格转让三湘客车厂100%的股权。美的进军客车产业累计资金投入达到5.28亿元,清算下来,付出了4亿多元试错成本。

  折戟汽车成为美的无关多元化的一个经典教训。在今天的美的历史馆中,何享健刻意让人把进军客车的历史概况放在醒目位置,作为警钟,时刻警示着美的人。

  2010年美的跨越千亿门槛,当年美的集团总部大楼落成,何享健提出美的2015年实现2000亿营收的新目标,公司内部到处充斥着扩张的冲动。然而,欧美金融危机,加上美的当时组织臃肿、产能盲目扩张,让一向对市场有敏锐嗅觉的何享健闻到了危机的味道。

  随着消费升级,美的产品毛利率和盈利能力都在不断下降。而且品类繁多,类似于电动牙刷剃须刀电吹风等只要与家电有关的产品几乎都有涉及,事业部达到28个,产品型号多达2.2万个,中低端产品占70%以上,事业部总经理过于追求规模,反而忽视了赖以生存的质量根基。

  2011年,何享健“悬崖勒马”,推动美的“战略转型”,从盲目追求规模和数量,到转向追求利润和质量。在这次公司的战略转型中,何享健逐渐淡出管理层。2012年8月,70岁的何享健正式把美的集团董事长的职位,交到多年培养的职业经理人45岁的方洪波手中。

  同时,何享健45岁的独子何剑锋也首次进入美的集团董事会。何剑锋只代表大股东参与美的集团董事会决策,不参与公司具体经营事务。而何享健在告别会上说:“以后不再过问公司经营、不再参与公司事务,也不再出席公司会议。”

  选择职业经理人而不是儿子,来接手打理美的千亿产业,何享健书写了中国民营企业传承佳话。

  其中的“何氏逻辑”很清晰——他2011年为美的集团引入融睿投资、鼎晖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后来又把市值约10亿元的美的集团3%的股权奖励给50多名美的职业经理人,并推动美的集团整体上市。这样大股东既参与了决策,又受到战略投资股东、职业经理人的制衡,从而保证公司决策的科学性,最终实现公司利益最大化。从这一点看,通过股东层、董事会、经营层“三权分立”,美的公司利益与何氏家族利益实现了有机统一。

  知名的管理学专家陈春花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2001年开始,美的在制度完善、治理结构设计、授权与激励体系建设、职业经理人团队打造、事业部制有序推进等方面花了很多工夫,何享健从那时起就开始为交接班铺垫。

  花十年时间来准备交接班,可见何享健的深谋远虑与稳健风格。结果,方洪波不负重托,2014年美的集团实现整体上市;他同时大力精简美的的组织架构和产品品类,围绕“产品领先、效率驱动、全球运营”三大战略,提升美的整体的经营效益。“瘦身”后的美的,为下一轮扩张积聚了力量。

  如今,美的集团已发展成为中国家电行业营业收入、净利润和市值最高的企业,2017年营业收入超2407亿元,净利润超18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美的集团营收突破2000亿,达到2057.6亿元,净利润179亿元。在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美的排名第323位。

  何享健说,机制创新是根本问题,机制解决人的积极性、创造性的问题。人的问题解决好,别的问题才好说。只要把激励机制、分权机制和问责机制建立好,自然就会有优秀的人才来帮你管理。

  慈善事业家族传承

  从美的卸任后,何享健的日子过得很洒脱,经常打高尔夫球,偶尔陪夫人到世界各地旅游,同时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中。

  2013年12月,何享健创立“广东省何享健慈善基金会”并担任荣誉主席,首期捐赠4亿元,主要用于两个项目:一是顺德善耆养老项目,这是广东省首个慈善养老项目;二是具有岭南水乡特点的古典园林——和园。

  2017年7月25日,经过三年多筹备,何享健在顺德宣布,捐出1亿股美的集团股票和20亿元现金,这笔款项也刷新了家电企业创始人捐赠的最高纪录。按照美的集团当时的股票价格计算,这批股票价值达43.42亿元,捐赠金额合共超过60亿元。慈善基金将用于精准扶贫、教育、双创、养老等多个领域。

  何享健说:“我做慈善不要名不要利。”顺德北滘的和园最初取名“何园”,后来被何享健否决了,于是改名为“和园”。他同样不愿用自己的名字作为基金会名称,在他的坚持下,“广东省何享健慈善基金会”更名为“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意为“和顺美满”。

  在捐赠60亿元注入其担任荣誉主席的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的同时,何享健委托中信信托设立了规模5亿元人民币的“中信•何享健慈善基金2017顺德社区慈善信托”,这也是当时中国信托行业受托规模最大的慈善信托,将用于支持建设更具人文性和富有吸引力的顺德社区。

  与三年前不同,在和的慈善基金会的捐赠仪式上,一向低调的何氏家族成员无一例外全部到场,何享健希望家族做慈善能形成一种文化价值观,并作为一种家族文化,代代相传。

  事实上,何氏家族的商业版图越来越大。2018年10月11日,美的置业集团(03990.HK)登陆港交所,是何享健家族在国内收获的第六家上市公司。何享健儿媳卢德燕为美的置业唯一实质股东,按总股本11.8亿股、17港元的发行价算,何享健家族财富再增170亿港元。

  此前,何享健已通过美的控股实际控制美的集团(000333.SZ),间接控股小天鹅(000418.SZ),间接控制德国上市公司库卡集团;而其子何剑锋拥有的盈峰投资实际控制盈峰环境(000967.SZ)、华录百纳(300291.SZ);此外,何氏家族还控制一家新三板公司美的物业(839955)。

  76岁的何享健是家族当家人,其子何剑锋现年50岁已继承家业,他们分任美的控股的董事长、总裁。何剑锋在美的“体外”成长,经过十多年发展,其盈峰投资旗下产业已包括环保、金融、文化等多个板块。而何享健两个女儿何倩嫦、何倩兴和儿媳卢德燕,也在美的家族相关企业中持股和任职。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何享健、何剑锋父子以1850亿元财富位列大中华区第七名。

  有意思的是,何享健把企业经营接力棒交给职业经理人,慈善事业接力棒则交给儿子。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和基金)的主席为何剑锋。何享健把一个乡镇企业打造为世界500强企业,他想用行动向世人表明——我不仅会创造巨大的财富,还会将巨额财富反馈社会、造福后人,为实现美好生活而努力。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二次起飞的新飞有敲锣上市的可能吗?

二次起飞的新飞有敲锣上市的可能吗?

近日在康佳集团召开的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康佳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