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器人创业公司破解西方市场密码

2018-10-10 14:34 来源: 科技发现号  陈建明 

  在日本东京的一所小学,一家中国机器人创业公司正在重塑日本儿童的未来。

  “还记得我们学习的怎么前进、后退和转弯吗?”小学老师Masayuki Yasuda问他的学生,他的班上有将近40名小学生。“现在,我们来尝试让你们的机器人按照你们希望的方式移动。”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孩子们就抓住机器人,开始编码。

  到2020年,机器人编码课程将是所有日本小学生的必修课。位于东京的乌山小学已经领先一步,这所小学在三个月前推出了机器人学,来帮助学生们用一种有趣的方式学习编程。

  乌山小学机器人学课程的关键是Makeblock(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一家来自中国深圳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主要从事DIY机器人制作工具包和兼容软件开发制作。

微信图片_20181010142738

东京乌山小学用mBot机器人教授计算机编程

  11岁的Kento Tsunoda是Makeblock产品的忠实粉丝。“我喜欢mBot机器人是因为我需要使用我的整个大脑,”Kento Tsunoda提到他正在操作的一台可编程机器人测距仪时说。当这名六年级的小学生使用他的拖放界面进行编码时,他的机器人测距仪开始前进,机器人身上的红灯和蓝灯不停闪烁。

  编程产生的兴奋促使Kento Tsunoda不断学习下去,这也帮助Makeblock实现了某些即便是华为这样的中国科技巨头也感到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即以中国制造技术来开辟西方市场。事实上,这家中国机器人创业公司在海外获得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国内市场,其70%的产品主要输向美国、欧洲,并从去年开始销往日本。

  对于现年32岁的Makeblock创始人王建军来说,创办Makeblock的旅程始于他个人对机器人的痴迷。王建军成长于中国中部一个农村家庭,但是他很聪明,上了大学,学习了航空航天工程。在大学里,他在20岁参加大学比赛时首次接触到了机器人。

  “我被一个机器的聪明程度惊呆了,”王建军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表示。“我曾经从书本上了解过先进机器,但是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和它互动过。这是我第一次,而且让人兴奋。”

  五年后,也就是2011年,在深圳一家上市电子制造企业工作了一年后,王建军辞去了他的工作,开始创办Makeblock。

  这家最初只为爱好者提供机器人部件的一人公司如今已经成为教育机器人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其产品包括零售价格70美元的产品到数千美元的全套STEM教育硬件与软件包。

  这家公司宣称已经在全球超过20000所学校销售了产品,包括马克·扎卡伯格投资的硅谷教育创业公司AltSchool。去年,Makeblock的营收达到了2.03亿元人民币(约合2960万美元),而Makeblock开始量产的2013年,其营收仅为300万元。王建军是Makeblock的最大股东,他说,他的年轻的创业公司最初是盈利的,但是随着公司扩张而陷入亏损。不过,由于没有生产设施,这家公司并没有负债。Makeblock将机器人制造外包给附近的工厂。

1

Makeblock公司过去五年销售额

  即便所有的企业家都冒着风险来发展自己的企业,但王建军却承担了即使以他们的标准来衡量也被认为是大胆的风险。

  回溯到2012年,当时的Makeblock正在努力募集资金。王建军,一个中国大学毕业生、几乎没有工作经验的首次创业者,绝对不是一个安全的赌注。王建军想在Kickstarter上试一试自己的运气,这是一个他从某个孵化器处首次了解到的全球众筹平台。但身为中国人意味着他无法发起一场众筹活动,因为这个平台只对美国公民或者美国公司开放。为了规避这些规则,王建军从一个他认识仅数月的美国人那里借来了身份,并以这位新朋友的名义把他的项目挂在了Kickstarter上。

微信图片_20181010142747

Makeblock创始人兼CEO王建军

  他大胆的行动获得了回报。王建军的众筹目标是3万美元,但是最终获得了18万美元的众筹资金。在收获资金的同时,他的公司还得到了全球认可。多亏Kickstarter巨大的全球用户基础,Makeblock很快就吸引了全世界机器人爱好者的注意。

  “Kickstarter活动帮助我们打开了海外市场的大门,”王建军说。由于彼时中国机器人市场还几乎不存在,国际销售就成了Makeblock业务的生命线。

  快进到2018年,Makeblock称已经把产品卖给了140个国家的超过600万客户。王建军赢得了红杉资本等一流风投公司的支持,并吸引了日本的软银公司成为其经销商。今年8月,Makeblock完成了C轮融资,融资规模为4400万美元,使其当前的估值达到3.67亿美元。

1

Makeblock成立以来的融资情况与领投者

  即将迎来33岁生日的王建军把Makeblock的成功部分归功于良好的时机。“当我们最初进入市场时,市场上还没有机器人部件供应商。我们填补了市场真空,”他说。随后Makeblock将焦点转移到为儿童生产机器人工具包,从全球各地日益普及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中获益。

  在美国,自2013年以来,提升这种所谓的STEM教育已经成为国家战略,数十亿美元被投入到相关课程的补贴中。英国政府也把STEM技能的发展作为国家优先事项,承认英国在未来二十年里面临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严重缺乏。

  根据北京咨询公司JMD Education的预测,到2020年全球STEM教育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其中的一部分资金将用于机器人和编码学习领域。

2

全球教育机器人市场规模

  然而,随着教育机器人需求的增长,对于市场领导地位的竞争也在升温。Makeblock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来自丹麦的玩具材料制造商乐高(Lego),这家公司以乐高积木的形象闻名于世,此后又拓展到包括教育机器人在内的其他领域。其他的强劲竞争对手包括硅谷创业公司Wonder Workshop(奇幻工房)和纽约市的LittleBits。今年初,日本电子产品巨头索尼推出了首款名为Koov的机器人制作玩具,意图在价值数十亿的STEM市场分一杯羹。

  要想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王建军知道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运气。

  “我很少花时间在销售上,”王建军说,“我更愿意把我的注意力投入到研发上。只要我们提供好的产品,我们就不需要担心竞争。”

  王建军说的是经验之谈。2014年,当一家美国公司下了一张价值1000万元的订单时,这家创业公司却无法提供客户所要求的全部认证。然而,“这家美国公司对这次采购亮了绿灯,因为他们非常喜欢我们的产品,”王建军说。

  Makeblock的机器人制作工具包允许客户创造从激光切割机到3D打印机的各类机器。“Makeblock的产品范围非常广泛并且(和其他公司)有差别,”Makeblock早期投资者之一、全球硬件创业公司孵化器HAX合伙人Benjamin Joffe说,“(Makeblock)的一些产品甚至被人模仿了,”但Benjamin Joffe补充说,由于简便容易操作的软件,这家公司依然保持了自身的优势。

  “技术真的是一切的基础,”王建军说。

  这家公司把大约30%的营收用于资助研发。在Makeblock的460名员工中,工程师和程序员几乎占了一半。该公司1000平米的研发中心坐落于深圳高新区的中心,这里是极客们的乐园,工程师们把指挥机器人踢足球作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即使不是技术人员,也被鼓励帮助创新。Makeblock经常举办24小时设计比赛Makeathon。员工们被鼓励放下日常工作,在机器人领域创造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在9月份的最后一次Makeathon比赛中,销售人员与工程师合作组织了一台机器人汽车,而网页设计师则和程序员交换意见。按照王建军的想法,这类活动背后的逻辑在于测试他们公司的机器人制作工具包对于普通人的适用性。

  这一策略似乎正在奏效。今年初,当东京乌山小学拿乐高的WeDo 2.0和Makeblock的mBot来比较这两款机器人的易用性时,Makeblock击败了这家丹麦巨头。

微信图片_20181010142753

Makeblock经常举办24小时设计比赛Makeathon

  “与乐高不同,(Makeblock的)mBot提供了简单性,所以孩子们可以专注于编码,而不是被机器人的硬件分心,”该校老师Masayuki Yasuda说。

  Makeblock最畅销的产品中有一款是初学者就可以组装的模块化玩具无人机Airblock。另一个广受欢迎的编程平台Neuron,通过交互式设计的帮助,比如语音传感器和红外检测器,让孩子们参与编程。

  直到去年,Makeblock一直在没有海外员工的情况下保持了海外销售的增长。但王建军意识到,要与西方对手竞争,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此去年他在日本东京、荷兰阿姆斯特丹和美国圣何塞开设了三个海外办事处,并计划今年把这三处的人员增加一倍。

  成为一家全球公司也意味着不能错过中国市场,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有着数以亿计的潜在客户。如今,Makeblock把目光转向了本土市场。

  “中国是未来几年我们将最关注的市场。中国市场足够大,并且我们(比我们的对手)更了解这个市场,”王建军说。去年,Makeblock赞助了一场全国大学生机器人竞赛,作为其提高公众意识策略的一部分。“市场需求正在上升。我们相信今年中国市场将贡献40%的营收,”王建军说。

  随着华盛顿打击中国进口商品,增加在中国的销售卖也会提供一定的保护。但是王建军仍然认为,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STEM市场,将会继续是一个重要的市场。“美中贸易战肯定会影响我们产品的价格,”他说,“但是我认为影响并不大……不像那些利润微薄的中国制造工业产品,(我们产品的高利润)将使我们经受住贸易战的打击。”

  但不管营收来自何处,王建军表示,他的公司都遵循同样的目标:“每当一所学校在为教育机器人寻找硬件或软件时,我们都希望Makeblock将是第一个被想到的名字。”

  注:本文编译自日经新闻网站,作者:COCO LIU & ERI SUGIURA,原文链接:https://0x9.me/yORv1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