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东芝PC 富士康艰难转型

2018-06-22 08:43 来源: 新浪科技综合 

  6月21日,有消息称,富士康旗下的夏普已经收购了东芝的PC业务。虽然夏普中国目前还未对此做出官方回应,但夏普此前曾明确表示,将收购东芝旗下个人电脑(PC)业务。这是富士康在电子消费领域的又一起跨国收购,也是该公司转型过程中的重要一步。作为代工厂中的老大哥,富士康曾经借着人工成本低的红利,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不过,随着土地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代工者的身份难以为继。虽然富士康近年来也在尝试业务创新,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项业务能够撕下富士康身上“代工厂”的标签。

  收购再下一城

  消息称,夏普收购东芝PC的整笔交易在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这也是继夏普之后,富士康在电子消费领域收购的又一家日本企业。此前,东芝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出售个人电脑业务,并正在与潜在买家进行谈判,但当时尚没有具体的决定。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夏普方面,该公司表示国内还未收到消息,所以对收购的事并不了解。早在2010年,夏普就退出了电脑市场,业界认为,该公司这次再度涉足电脑领域,只是新东家富士康的转型计划之一,夏普将深度涉足到全球笔记本产业链和生态系统中。

  东芝有着“笔记本之父”的称号,曾造出全球第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弃自己的PC业务,这一幕让人唏嘘。2011年,东芝笔记本的发货量曾达到1750万部,获得8.8%的全球市场份额。

  但是随着笔记本逐步饱和,东芝在和竞争对手的较量中逐步落败。2017年,东芝笔记本的发货量下跌到了不足100万台,市场份额跌到了0.6%。东芝的个人电脑业务在截至3月的财年中销售额为1673亿日元,亏损96亿日元。不过,东芝笔记本拥有成熟品牌,在商用电脑、欧洲市场等仍然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业内人士认为,富士康看上的是东芝笔记本优质的品牌形象。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制造商,除了为苹果公司供应产品,也为其他全球品牌组装个人电脑。只是,在笔记本代工行业中,富士康的地位并不突出。2017年,富士康代工的笔记本电脑数量为469万台,只占到了全球笔记本代工规模的2.8%。

  有研究机构指出,随着掌握东芝以及夏普品牌,富士康将获得一条在笔记本电脑市场扩大影响力的快速通道。“在液晶面板领域,富士康拥有更充沛的产能。不过富士康难以利用液晶面板的优势,提振东芝笔记本业务。目前在笔记本电脑的成本构成中,液晶显示屏仅占到了10%-15%(远远低于液晶电视机的60%-70%)。

  代工黄金期已逝

  作为广为人知的著名代工企业老板,郭台铭心里应该最清楚,所谓的“国际代工”在创造利润和就业机会的同时,又意味着怎样的无奈。

  据悉,每组装一台iPhone手机,富士康的流水线只有不到4.5美元微薄利润。富士康2016年收入为新台币4.356万亿元(合1363.8亿美元),同比下滑2.81%,这也是该公司自1991年上市以来年度营收首次下滑。

  此外,富士康与员工之间的关系似乎处理得不是很得当。日前,有消息称,富士康集团在湖南省衡阳市的工厂为亚马逊公司生产智能音箱。劳工权益组织进行了9个月的调查,发现工厂存在工作时间过长、工资低、培训不足等现象,另外使用的派遣工或临时工违反了中国的劳工法律。

  近日,富士康员工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区张贴《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称富士康仅按照员工底薪的5%缴纳住房公积金,导致员工一年至少损失1000元,房租飞涨,工资却停滞不前。

  1988年,郭台铭在深圳创办了一家名为“富士康海洋精密电脑插件厂”,随后20多年,富士康迅速成长为全球最大电子产品制造商。2012年,富士康的进出口总额为2446亿美元,占中国内地的4.6%;旗下的15家企业入选中国出口200强。《财富》评选的全球500强里跃居第43位。坐享优惠政策和低人工成本的红利,富士康承接着各路高科技公司一波又一波的订单,从笔记本电脑到苹果手机,从数码相机到LED照明。

  不过,我国经济环境发生变化,土地和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使依靠低成本赚钱的外向型企业压力倍增。2008年下半年,富士康转盈为亏,税后亏损2086万美元。从2010年起,富士康加快了对内地的投资步伐。重庆、成都、鄂尔多斯、郑州、廊坊等地的厂区,或投入使用,或开始注资。同时,富士康规划压缩深圳厂区的员工规模。

  业内人士认为,可以说,成就富士康的是廉价劳动力,没有廉价劳动力,富士康不会发展到今天。从沿海到内陆,富士康的每一次转移都是为了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然而,富士康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内地的劳动力成本都在提高,廉价的劳动力已经难觅踪迹。

  未来并非坦途

  近年来,为了撕掉身上的代工厂标签,富士康一直在尝试业务创新,进行多元化转型,甚至参与了小鹏汽车的B轮融资。总体来说,就是从上游到下游的转型。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项业务能够撕下富士康身上“代工厂”的标签。

  在消费电子业务方面,2016年5月,微软把从诺基亚收购的手机部门作价3.5亿美元出售给富士康,并于近两年发布多款新机。目前看来,虽然诺基亚品质工艺先进,但没有太惊艳的表现。

  声势最为浩大的一场收购,就是2016年8月并购夏普。富士康在收购之后对夏普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按照计划,以Aquos、Sharp、InFocus建构高、中、低端品牌平台,采取分进合击,以“高贵不贵”为诉求,针对不同客户、不同市场做出不同区隔,从强化设计、运用制造优势、降价促销等营销方式,扩大夏普品牌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从而为富士康带去自有品牌所拥有的议价能力和附加利益。

  值得庆幸的是,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夏普实现了四年来首次年度盈利。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认为,富士康的资源优势帮助夏普降低了生产成本,从而令夏普有成本优势,而且富士康在中国的销售网络也对夏普电视的销售起到了积极作用。

  但是,上述机构分析指出,在笔记本的上游供应链(包括处理器、存储芯片、固态硬盘、传统机械硬盘),富士康拥有的资源不多,因此富士康如果希望在东芝电脑业务上复制整合夏普公司的经验,将会面临成本上的巨大挑战。

  富士康的另外一个重要转型方向就是工业互联网。在今年的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郭台铭高调宣称,工业互联网将是中国工业的出路,也是整个实体经济的机遇。富士康集团旗下相关企业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也于本月在国内正式上市。

  针对工业互联网,目前最流行的一个看法就是用机器人替代人工劳动。目前,富士康一名工人的用工年成本大约在5万元左右,而一台普通机械臂的购置成本只有10万元左右。一台机械臂一般可以替代3-4名工人。表面上看,机械人的应用要比工人更加合算。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一些精密零件的安装和通用工序可以用机器人来替代,但对于大量的普通组装岗位,机器人的成本明显太高了。

  在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看来,所谓的工业互联网,包括前沿技术的研发,很大程度上还要依托于代工制造业,这种情况下,富士康就无法甩掉代工的标签。不仅是富士康,所有的代工企业都会打着IPO的旗号融资,但很多时候,工业互联网只是一个概念,不管生产什么样的智能终端,依然是以制造业为主。“富士康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主品牌,尽管现在有夏普支撑,但夏普的主要影响力在于电视,其他产品的影响力很有限。”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特朗普政府“舞剑”意在折腾本国公民?

特朗普政府“舞剑”意在折腾本国公民?

7月10日,特朗普政府再度挥起关税“大棒”,拟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