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C位,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赋能中国制造

2018-06-21 08:10 来源: 艾肯家电网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第一步,到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第二步,到2035年中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第三步,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

  在这一背景下,工业互联网也进入大众视野,其因兼容吸收了互联网技术、服务、思维和工业技术工艺,是新工业革命时代不可或缺的工业基础设施,是推动工业转型升级、推进高质量发展、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至关重要的抓手。

  工业互联网,究竟谁主沉浮?

  不过,在工业互联网这个市场上,究竟是工业企业赢还是互联网企业赢?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究竟是谁加谁的问题?一直是业内探讨的重点话题。

  近日,在“人工智能与工业互联网对话”分论坛上,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就问了在场专家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

  美国辛辛那提大学讲座教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智能维护系统产学合作中心主任李杰表示,工业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不确定性和碎片化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破解,需要数字化将它变成确定的肌理模型。对于这些工业肌理、工业模型,事实上传统工业企业有更多的积淀,并不是IT与互联网企业短时间就能补齐。而随着人工智能、互联网的发展,工业企业正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吸引越来越多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人才的加盟。因此,“实体”与“虚拟”互相拥抱,更有机会走在前面。

  作为中国制造业巨头,富士康被认为是中国最有希望率先实现工业4.0的企业,而富士康也在这条路上深耕已久。“在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富士康致力于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深入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郭台铭表示。

  谈及经济与互联网的关系,郭台铭认为,“我们强调+互联网,不是互联网+,虚拟经济是互联网+,实体经济是+互联网。我们实体经济已经做了十几年,所以要加的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就是互联网,我们之所以叫做工业互联网,是因为我们有办法收集所有大数据,大数据核心技术能力就是制造,制造就是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就是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

  不过,无论是工业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虚实终究要融合工业互联网才能真正实现。

20180620104017958.jpg

  李杰在“人工智能与工业互联网对话”分论坛上发表专题演讲

  布局工业互联网生态,富士康大步向前

  事实上,富士康早在三年前就迈开布局工业互联网步伐。目前已陆续在各制造基地引进并运用,其主要是提升富士康生产品质和效率。而现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的步伐,正处在整合提升已有水平到未来向外部开放的节点上。

  郭台铭用了九个字来概括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生态体系,即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云”是云计算,“移”是移动,“物”是物联网,“大”是大数据,“智”是人工智能,“网”是工业互联网,加上机器人,从核心层到IaaS、PaaS,再到SaaS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要做的是“实体制造+数字制造”的整个生态体系。他特别提及了核心层,包括核心层运算、工业网关、机台控制与工厂设备等。在这个信息挖掘和智能感知的维度,富士康有30年的实体制造经验,正是因为积累了“关键、有效、微观、纳米、海量”的制造数据,再加上人工智能、云计算等的能力,富士康有理由在工业互联网这个新赛道上成为领跑者和赋能者。

  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基于30年创新研发与精密制造的经验积累,富士康将以工业互联网为载体,把工业大数据转换为人工智能,为工业互联网迈向第三次工业革命掀开新篇章。

  而随着工业互联网发展,富士康将通过工业互联网将自己在智能制造方面的积累,赋能给中小企业,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升级。

  工业富联上市,为工业互联网按下“快进键”

  6月8日,富士康旗下企业工业富联在上交所上市,开盘价19.83元,较发行价13.77元上涨44%。工业富联市值达到3905.58亿元,超过海康威视,成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上市不仅让我们有了融资平台,还有了更宽广的舞台。”工业富联董事长陈永正指出。

  对超级独角兽,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郭台铭有着很长远的思考。“工业互联网是发展中国制造2025的最佳途径之一,富士康已经具备了相应的实力,所以将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相关业务拆分出来,组成工业互联网业务进行上市。工业互联网也是公司发展方向,希望借助上市,跟上产业发展浪潮。”郭台铭表示。

  郭台铭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具有三大特征:网络效应、马太效应和替代效应。

  网络效应方面,工业互联网连接的人、机、物的数量远远大于消费互联网平台连接人的数量,PTC预测,到2020年IOT设备接入数量将达到500亿+。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价值将是消费互联网平台100倍,甚至“富可敌国”。

  马太效应方面,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APP和用户达到一定规模时,会形成一个双向迭代、互促共进的双边市场,平台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爆发增长,形成“赢者通吃”的竞争局面。谁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先行一步,谁将拥有引领发展的主导权。

  替代效应方面,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极大地降低企业信息化部署的时间、成本和难度,同时正在重构工业知识的沉淀、复用和传播,这将改变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的实现路径,让企业以“快进键”一键进入综合集成阶段。

  总之,富士康借助工业富联带来的资本加持,以及自身在智能制造方面积累的大数据,其很有可能在5年内实现全面转型。

  证券机构也看好工业富联上市对富士康转型的巨大意义。天风证券认为,工业富联的上市对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也将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公司具备客户、技术、数据、自动化等多方面的竞争优势,工业互联网大背景具备先发优势,并具龙头实力。招商证券表示,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是未来精密智能制造的关键要素,工业富联在以上市场均位居行业龙头地位,规模优势明显。

  达则兼济天下,工业富联赋能中小企业

  富士康的工业互联网未来规划如何?工业富联董事长陈永正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工业富联不仅是家制造型公司,更是一家平台型公司,做平台公司和当前业务并不冲突。“在平台上,我们为中小企业提供系统的解决方案,帮他做培训,甚至可以拿出资金对优质公司进行投资。”

  据透露,未来2至3年内,工业富联拟利用募集资金和自筹资金在现有生产线基础上,更新IT系统架构,升级自动化流水线,达到工厂车间的进一步自动化和熄灯作业目标,实现机器与机器、机器与人及人与人的互联互通,并将信息流、资金流、技术流、人员流、物料流和过程流等六流的贯穿整合,发展大数据应用,提升公司创新与分析决策能力,赋能更多的中小企业。那时候,富士康的工业互联网将不再是自己40多个产业园区的共享平台,而会成为中国精密制造、智能制造的核心平台。

  “富士康不是代工企业,富士康是工业互联网企业。”这是郭台铭在富士康30周年庆上对下一个30年下的定义。

  他希望未来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仅能够富士康自己使用,同时也会在行业内形成示范效应,让更多企业在升级过程中使用富士康的标准,甚至是加入到富士康的制造系统中来。这不但能继续保持富士康在制造业中的地位,更能让富士康造福更多人。

20180620104017565.jpg

  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发言

  赛迪的报告称,工业互联网消费价值是消费互联网平台的100倍。从经济视角来看,2025年工业互联网将创造全球82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占全球总经济量的二分之一。

  如今,全球“工业互联网”方兴未艾,正在成为全球产业竞争的制高点。作为制造业巨头的富士康也被寄予厚望。2017年5月9日,国家领导视察富士康时嘱咐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必须要提供中小企业赋能的服务,带动产业发展。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近日参加“三十而立智造未来”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融合发展高峰论坛时,也表示,“富士康是深圳制造业的一张名片,我们将一如既往全力支持富士康在深发展,希望富士康继续扎根深圳、精耕细作,将更多智能制造、研发中心落户深圳,加大投资力度,助力深圳在工业互联网发展中创造新业绩、迈上新台阶。”

  2018年,正值富士康在深圳建厂30周年,从1988年到2018年,富士康紧跟改革开放步调,积极探索,勇于创新,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参与者、见证者、贡献者。未来30年,富士康借工业互联网大潮,必将掀起新浪潮。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苹果回应“iPhone X官网下架” 网友:可耻

苹果回应“iPhone X官网下架” 网友:可耻

长久以来,人们对苹果的爱是深切的,有褒奖也有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