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为什么成不了雷军?

2018-05-22 08:40 来源: 创事记 

  老罗向来是手机圈的异类,这倒不在于他的半路出家,或是口无遮拦,而是他那非友非敌、琢磨不透的行事风格,令大多数友商敬而远之。

  鸟巢之夜前,罗永浩发布了一条貌似库克、雷军、余承东、刘作虎都点赞的微博,其实就是加了特殊符号的自说自话,却让很多人上当。

  在公众看来,动辄“重新定义下个十年”的锤子科技,与坚守黑科技+发烧路线的小米非常相似,为什么罗老师只能在发布会上呼风唤雨,小米却可以冲击千亿美元市值?

  这从当年老罗碰瓷小米可以略窥端倪。

  2012年,被小米公关缠住的老罗在M2发布会上举起了“我是米粉”的牌子,后来他做锤子手机走的也是小米先推系统、再出硬件的路线,Smartisan OS之后才有的锤子T1,但彼时的罗永浩对先行者雷军早没了敬意,反而是一百个看不上。

  关于小米他有许多特别伤人的说法,比如:

  小米最他妈没劲的是魅族mx那么烂的设计都要抄。

  小米手机其实没有粉丝,靠性价比成功的品牌都没有粉丝。

  小米对他们目标用户采用的策略,是非常精准的,比如耍猴儿式的抢购。

  魅族脑残铁粉很多,小米总自己提米粉,但其实没有品牌忠诚度。

  在苹果用户群里,这叫品味,在小米用户那里,这叫乏味。

  对于雷军,他从不吝惜冷嘲热讽。

  雷军确实被我们逼得重视设计和假装有人文情怀了。

  目前为止,除锤子科技,没有第二个企业能让雷军如此的缺乏安全感和如此严重的失态。

  雷军能侃侃而谈?杀了我也不信,呵呵。

  一直以来,雷军总是大谈“跑分天王”和“屌不屌”……他毕竟是工程师出身,其实骨子里是不懂用户体验的。

  小米雷军和魅族董事长黄章都是土包子。

  给人的感觉是,罗永浩洞悉并总结了小米创业以来的所有经验教训,但迟来三年的锤子手机依然重蹈覆辙,在各种前车之鉴上摔跟斗。

  罗永浩的产品观有两个支点:

  首先是工业设计,2014年的Smartisan T1双面玻璃+树脂中框媲美iPhone,厚重而有质感,配件居然还有精美的螺丝刀,甚至对用户开箱环节都做了场景化设计。

  其次是细节体验,针对安卓的性能优化很下功夫,在扁平化浪潮中坚守拟物化,这倒未必是对用户的尊重,核心还是试图降低学习成本并形成审美壁垒。

  锤子手机爆红似乎反证了老派文青风格在生意上的可行性,但罗永浩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比小米“为发烧而生”更局促的定位,手机是大众消费品,所谓发烧其实瞄准了所有男性用户,文青和匠心则属于难以描摹的精神气质。

  罗永浩也不是传统意义的文化偶像,文青气质包裹着浓浓的草莽和江湖气,特殊的成长历程使得他超级自信,有任事之勇,却有料事太易之疏。

  在智能手机迅速普及的今天,罗永浩选择了一个有稳固基本盘却明显小众的定位,导致后来研发、品控、备货、产能到处漏水。雷军最初想找富士康代工,根本没人搭理,不得已才有英华达,但半年后富士康就主动上门,因为小米至少能够走量。

  罗永浩极端重视产品设计,却疏于供应链接管控,锤子T1量产前没有公测,带来诸如屏幕漏光,实体键做工不佳,电池不耐用发热严重,拍照对焦慢等诸多问题。

  罗永浩对此当然有所反思,这表现在2015年10月,他借着向雷军道歉的机会,具体谈到了两件事,但时机选择上仍然忒具机心:

  一是他沿用了柳冠中教授的观点,认为小米一年拿了三个的红点奖就是商业炒作,但后来锤子也拿了iF奖,并且大肆宣传,罗永浩不想落下口实;

  另一件就是产能问题,“我当年认为小米每周搞‘耍猴式’的营销,我还批评过雷军。但是,经过近年专业人士的培训后我才发现,很多时候一个企业在走到一定规模、能完全控制产能之前,这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

  罗永浩的前倨后恭,用的是成功者的常规套路,叫做“英雄欺人”。

  晚清时期,左宗棠和郭嵩焘都是湘军大佬,又是好基友,左因言 获罪,郭极力营救,郭遇到麻烦,左却落井下石,二人因此交恶。左宗棠知道曲在自己,所以趁着荣归故里的机会,特意跑到长沙向郭嵩焘道歉,可惜后者并不领情。

  罗永浩向雷军道歉,玩的就是左宗棠套路,大体逻辑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成功人士,如今我降尊纡贵,主动示好,你如果不配合演一出将相和,是不是显得心胸太狭窄了?然而雷军和当年的郭嵩焘一样并不赏脸。

  道歉无效,罗永浩选择变回“米粉”。

  小米MIX发布时,罗永浩在微博上给出了相当正面的积极评价,并且以“向小米致敬”收尾,这一次雷军果然有了回应,除了致谢,还表示“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公开赞扬一个同行,没有胸怀是做不到的”。

  这种互动圈内少见,手机大佬相互拆台一向不遗余力,周鸿祎扒过小米成本,雷军说是造谣;余承东说小米是期货,雷军反击说是“昧着良心”,魅族说“性价比危险”,类似情况多如牛毛,但大家为什么都对最爱喷的罗永浩假以词色?

  1、随意性和不按常理出牌。

  罗永浩的真实想法很难揣度,他就是个万花筒,在道歉和致敬雷军的同时,也喜欢不痛不痒的撩拨,比如王自如后来做客吴晓波频道,之前摆出和解姿态的罗永浩就不忘@雷军,来一句“那笔钱你投的真值了,到现在还在发挥作用”。

  罗永浩最大的能力和缺陷就在于,他永远情绪化,做不到适可而止,但作为性情中人,他的随性存在着充分的公众谅解,所以变脸成本很低。

  大佬一般爱惜羽毛,顾全大局,罗永浩刚好相反,锤子手机可以倒下,但他本人绝不可以倒在辩论台上,所以友商宁愿安抚而不是激怒罗永浩,也是看到了这种“与人斗其乐无穷”性格的潜在风险。

  以余承东的大嘴,暗喷罗永浩也只敢不点名的吐槽:“真正能存活的一定不是只有情怀的,而是具备创新能力的厂商。”

  2、表面是友商,本质是大V。

  罗永浩在微博上拥有将近1500万粉丝,其他如余承东也只有600多万左右,貌似雷军的1600可以匹敌,但敢把新品发布会办成3.7万人大趴,还能卖出500万元门票的,罗永浩绝对是第一个。

  罗永浩成名已久,属于老派文青,身兼励志网红、老师、作家、公知等多重标签,能够打透不同的传播圈层。

  所以对于同行而言,他表面是个友商,其实更像是一个大V,应对方式自然完全不同。

  雷军之前抛个金句,“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罗永浩立即点赞,有人疑心雷军用自己的大学背景刺激罗永浩,雷军回应得体,“上大学未必比初中毕业者牛X,我认识中国最牛X的几个初中毕业生,老罗,蔡文胜、韩寒、黄章”。

  既然罗永浩是商人、文青和工匠精神的多元共生体,何不给他想要的尊敬,以免他扔下CEO的身分,又变回砸冰箱的老罗。

  当初的点胶纠纷中,雷军可没有这份耐心,微博直接喊话任正非,“某些人无节操的作法严重抹黑了华为无比宝贵的品牌,”简直要砸余承东的饭碗。

  3、锤子手机正在丧失行业影响力。

  现在来看,罗永浩对于销量预期不高,2014年的T1卖了24万台,去年兴奋公布坚果Pro销量突破100万台,也是锤子首款百万级的单品。有消息说锤子手机去年的出货量是340万台,对比华为、小米、OV单月千万台的成绩,确实有点拿不出手,说明锤子正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人们愿意花钱给老罗的发布会捧场,而购买产品是另一回事。

  锤子手机的受众精准但狭窄,在大众市场上缺乏声量,价格和利润又做不到小富即安,所以罗永浩是典型的“关公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4、小聪明与大智慧。

  从鸟巢发布会现场来看,罗永浩对R1的市场前景并无多大信心,所以在鸟巢22时必须清场的要求下,将发布会80%时间留给了号称TNT工作站其实就是一体PC的革命新品。

  这个产品充分反映了罗永浩的三观。

  罗永浩的思路应该是用R1+TNT组成一个联动生态,从最高频的办公场景切入,用全新交互方式深度整合office三件套,最大限度的改善和提升工作效率。

  想法很好,但罗氏创新一般都有副作用,这次是四个:

  (1)上手门槛。

  罗永浩可以把Touch&Talk忽悠成“次世代交互”或是其他什么漂亮名头,锤子手机也一向喜欢看起来实用、聪明、逗你玩细想却又并无大用的功能,而且这些体验的获得需要明显的学习成本,提升的效率却很难量化。

  (2)价格超前。

  3499元的R1加上9000多元的TNT组成了一个可以做PPT的电脑,与2000元上网本的功能类似,这个前景还真是不错。

  (3)产品特性和使用场景模糊。

  罗永浩从坚果Pro开始就追求细节体验,锤子科技投入很多精力研发难以感知的微创新,但针对的场景很模糊,很难吸引人。

  (4)定位野心太大。

  按吴德周的说法,基于Smartisan os系统的TNT工作站支持安卓应用,平台似乎也抱着开放心态,但以锤子的体量和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要从体验入手与苹果和微软竞争系统生态,野心未免太大。

  罗永浩一直认为“市场上有文艺的服装、文艺的餐厅、文艺的酒店、文艺的交通工具,没有文艺的手机”,但他终究不能把“工匠精神”和商业模式统一起来,用COO吴德周的说法就是“创新与销量不匹配”。

  锤子的市场表现决定了罗永浩不再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玩家,无论他怒怼还是致敬,友商都已经不Care了。

  入行6年的罗永浩从一个可怕的对手变成了渐行渐远的符号,他越是急于证明自己的产品洞察力,越是不自觉的违逆主流消费倾向,但要让罗永浩改弦更张去做曲意逢迎的商业产品,还不如杀了他。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韩媒曝华为退出美国 华为的辟谣亮了

韩媒曝华为退出美国 华为的辟谣亮了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贸易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之下,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