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深鉴科技姚颂:人工智能要靠产品说话

2017-12-07 08:22 来源: 网易智能 
姚松   人工智能   AI  

  12月4日,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深鉴科技创始人兼CEO姚颂在乌镇接受了网易智能的独家专访。姚颂称,人工智能行业整体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但是对于整个人工智能行业并没有一个很好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希望在未来能够进一步的探讨如何能够把整个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和产品化做好。

02d4d8e4b4d046aeb53d41a6690a92f720171206145258

  姚颂表示,人工智能行业基本上从2013年、2014年开始,得到的关注开始越来越高,特别是在去年阿尔法狗之后,大家走的路线是相对比较顺的,而在明年则是一个真正要靠产品说话的时候,也应该能够专注在产品上,真正在商业化的竞争中找到合适的路径。他说,“我觉得人工智能行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可能大家对于新技术的求的热度会逐渐的降低,对产品在实际应用的落地会更加的关注。”

  以下内容根据网易智能对话姚颂现场整理:

  90后CEO,要打造为产品服务的公司文化

  网易智能:深鉴科技成立已经一年多了,您作为一个90后的创业者,这一年多以来有什么样的一些感触?

  姚颂: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说,我个人的经历从原来做社工,做科研,搞学术,到创业,比如说做融资,后来要做产品,我要去跑一些市场跟销售。每一阶段其实都不太一样,这第一方面其实就是说对我整个能力的提升,一路以来在不断拓宽自己的能力。

  另外一个方面是说,深鉴这个公司也比较特殊,因为我是整个核心团队里面年纪最小的,所以和我在打交道的很多可能是比我高十几届的师兄,这是一帮很资深的人,所以我自己的个性原来可能可能不那么善于沟通,大家都知道理工科嘛,都特别内敛,逐步的能够把自己沟通、交流的一些能力锻炼的比较好,这样才能把大家更好的协调起来做事情。

  网易智能:您说自己在公司是年龄最小的,您如何协调与其他清华师兄们的工作?

  姚颂:我觉得我们公司属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其实年龄搭配非常有意思,我们全公司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九点几岁,主要分成两拨人,一拨是大概2000年之前的本科,这拨人是我们各个方向的核心。另一方面是从2007到2010年左右的,也就是说刚刚硕士毕业,或者刚刚博士毕业,从事这个方向研究的人。他们之间的搭配,就和我跟他们的搭配也是一样的,其实文化相对统一,大家也是非常理性的人,我们对专业的事情,对他们授权,跟他们友好的沟通其实很多事情都能够很好的协调起来。

  网易智能:作为一个从清华出来的创业团队,你希望公司打造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氛围?

  姚颂:其实我们在成立之初就给公司定了四个文化,即四个词:第一个词叫简单,这是我们一直到现在最核心、最重要的一个文化。简单其实包含很多意思,大家不要有互相的互相的这种竞争,我们只从公司的宏观层面来看所有的事情。包括大家的沟通方面,不希望有隔阂,所以我们是尽量做到所有话都讲,对核心团队很多事情都跟大家开诚布公的讲。另外我们所有的人没有不会叫某某总,某某职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们也没有办公室,这是我们一个最核心的文化。

  第二个其实叫进取。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一个创业公司你的人手肯定是不够的,所以你必须非常拼命的、用力的来做这样一件事情,把你整个人的精力都投上去。

  后面还有两个文化其实是跟其他公司差别会比较大,一个叫学习,其实当时是针对像我这样年纪的,在外面没有经历过大的公司的洗礼,可能并不太知道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师,最好管理者是怎么样的风格,所以我们经常是说你把身边招过来的这些人,当你的学习榜样,从身边的人更多的学习到,怎样是一个专业的,最好的工程师管理者。

  最后一个词叫产品,产品就是说,其实你会发现很多清华的同事,非常专注于学术,你要他去做任何工程上的开发他可能都不太乐意。他就说我在这儿写代码,我要去支持客户,我不愿意干。或者我就专门钻研下一代的技术,你要说把老的技术看起来肯定没下一代好,把它做成产品,做产品化,好多好多这种杂事,找bug各种事情,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把产品定成了文化,一切最终的东西都是为了产品去服务。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是要求大家一直保持清华很好的传统,大家都比较平易近人,好沟通,但是我们也要求大家做出一些新的突破,比如说不拘泥于单纯的研究,我们要面向产品去做。

  AI最核心的逻辑:要么帮你挣钱,要么帮你省钱

  网易智能:有媒体将寒武纪、地平线、深鉴称为中国AI芯片三个小巨头,您认同吗?

  姚颂:首先到目前为止我们三家公司是互不竞争的。三家其实在各个层面都发展的还不错,大家可以看到像地平线,其实在算法和系统的能力很强,比如他以自动驾驶为他最核心的业务。也一直发展的很好,包括拿到了英特尔的投资,在整个系统方面都是非常的强。对于寒武纪来说,他们在芯片方面的造诣非常强,特别是CPU的芯片,所以在一些通用芯片的能力上会做得很好。

  对于深鉴来说,深鉴其实处于通用和专用之间的这个位置。你会发现地平线可能是特别专用,寒武纪可能是特别的通用,我们可能处于只对深度学习应用端通用,所以我们把这个范围局限到一个很小的范围。你可以看到显卡肯定是通用的,但是它会针对特定行业定制整个的方案,这是我们最核心的商业模式。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其实跟他们还是一个比较友好,大家互相希望能够把这个行业促进的过程。所以我们也是一起把这个市场烘托起来,大家在不同的市场各有所长。

  网易智能:您说在深度学习领域做专用的应用,这个最终会对应到哪些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领域?

  姚颂:其实对于我个人的想法而言,我觉得在短期内对于AI有非常强的需求,咱们的五官也无非就是视觉跟听觉,其实我觉得最强的几个方面,包括智能的安防,包括大数据,大数据就包括很多了,搜索、金融等等的业务,另外一块自动驾驶,再就是工业机器人。所以其实你会看到AI其实最核心就是两个逻辑,你要是商业的话,你必须要产生出钱。AI要么是帮你挣钱,要么是帮你省钱。要么其实还有一层,就是我花钱来满足个人特定需求。

  比如说你会看到需求金字塔有五层,最下层是生存跟生理的需求。当大家解决了生存和生理的需求以后,往上就是安全的需求,所以你会看到我们很多的钱,其实大家花钱买一个安全感。那也是人工智能能够做的。

  网易智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于你来说,在整个AI芯片行业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姚颂:我觉得首先第一个问题是,AI的芯片行业可能就不存在一个标准。你可以看到,最通用的,刚才讲最通用叫CPU,然后GPU,然后IPG,你如果局限在机器学习领域,最通用的是寒武纪,你可以看到这个尺子,它不是固定的点,它就是一个线段,这个线段上的任意一点,都可以出来一款不同规格的AI芯片。这是一个方面。所以这个里面你可以定位的通用性和专用型的标准,实际上是太多了。

  第二个事情是,你的算法一直在不断的演进,AI芯片其实是一个伪概念,因为所有能跑AI应用的芯片,都被称为AI芯片。如果真的严格意义上要来定义这个芯片,深度学习处理器这样一个词可能是比较准的。但是哪怕是深度学习这个事儿,它都不断的在演进。其实你的芯片结构,指令集等等,都在不断的变化。

  我可以只适应一部分的深度学习的算法,我可以适应所有深度学习的算法,所以这里面的界定是非常非常难的。它不存在最好,也不存在标准,它只存在它最适合于这个应用场景。

  比如说英伟达已经从前端嵌入式的市场撤出了,它最低端的芯片就做成了TS1、TS2这个水平的GPU,但会寻找更大的市场,比如数据中心,比如他会想做自动驾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公司如果你整个市场都达不到它收入的百分之多少,它怎么看都不够看。但是某一块市场可能会逐渐的长大,而且哪怕就现在这个规模,它也可能支撑其很大的市场规模。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说,海康威视每年收入是50个亿,那它的市值现在是3000多个亿,它的年收入是500多个亿,它的市值是3000多亿。如果一个总的市场,可能才100个亿,它可能看都不看这个市场的,对吧。但是如果你能做到这个市场的老大,比如说你拿到这个市场的70%,一个70亿的营业收入,可能就对应了一个三四百亿市值的公司,所以这个每一个场景都还有很多的机会。所以对于我们也是以场景来切入。

  深鉴的三大场景:智能安防、数据中心、车用芯片

  网易智能:目前深鉴科技在业务上的主要应用场景是什么?

  姚颂:深鉴现在其实最主要的是三个场景,我们可能绝大多数的精力都投入到智能安防行业。智能安防行业首先它的痛点非常的强,它整个对于大家对于安全的需求是,不管是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都是非常强的,另外它付费能力很强。第三点是说,确确实实它现在需要我们这样一种新的平台,因为原来大家依托于英伟达的GPU,高功耗、高成本,其实只能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有良好维护的数据中心,在公安局的大型项目才能够使用。我们在很多的小区、停车场这样一些泛安防行业可能就没有办法使用。

  所以全中国没有现在出货的安防监控芯片,其实是两亿颗,就包含所有的小的家用摄像头、行车记录仪、安防摄像头一起两亿颗。但是一年公安的这种大型项目,可能只有200万到300万个摄像头。所以目前因为这种高成本、高功耗只能应用于云端的场景,其实非常多的地方你是延伸不过去的。所以我们这个东西又恰好能够满足,我们在前端,在边缘计算这样一些场景的需求,所以这是我们最最核心的一个行业。

  其次我们也在做第二件事是,数据中心的业务。你可以看到云端的业务其实还是非常大的一块,云端的业务可能被各大互联网公司所分割,所以这一方面我们就会跟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有比较深入的合作关系。第三个方面我们还在探索的就是在整个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你可以看到,现在其实L4以上的还不成熟,所以能做的都是L1、L2,最多L3。你可以发现比如说英伟达推出成本是非常高昂的。这样的话我做一个并不太划算,对于我的用户来说,可能不是每个车他能够承受得起一个5000美金、6000美金单价的上升。

  第二点非常重要的事情是,车辆里面有一个叫车的标准,车上用的芯片必须满足于这个标准,它对于你的高低温,你的耐久都有非常强的限制。因为你这个车可能是在烈日炎炎50度的环境下开,你也可能是在零下10度到30度的地方开,这个车它可能开三年也可能开十几年,所以它对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现在的很多芯片,大家虽然想做,但还不完全满足于这样的需求,所以我们也在和一些一线的巨头车厂一起合作,来推进这个事情。

  明年的期待:产品为王,占领市场

  网易智能:您对明年最大的一个期待是什么?

  姚颂:明年我其实会有两个期待,其实都跟产品有关系,第一个期待是说,我们今年的产品从下半年,10月份往后才开始逐步发货,我希望我们的产品明年能做得特别稳健,特别高效,能够真正在市场上站住脚。

  第二个期待其实是说,我们明年上半年的时候,芯片会搭载到产品上,并开始向用户提供,我们也希望在明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依托于我们的专用芯片,而不是依托的产品能够大批量的出货。

  网易智能:对于您个人有什么期待?

  姚颂:我觉得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突破。一方面还是怎么来平衡,又懂技术,但是同样能做好管理这样一个事情。很多事情你会觉得过犹不及。如果是过于的技术,你可能没有办法跟你的客户,跟你的投资人很好的沟通;但过于吹嘘和浮夸,可能也对于你整个公司的发展不利。所以我一直在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发展路线。

  另外一个层面也是人工智能这个行业,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其实基本上也才从2013年、2014年开始,得到的关注也特别高,特别是在去年阿尔法狗之后,大家走的路线是相对比较顺的,在明年的话,我觉得是一个真正要靠产品说话的时候,希望大家能够,包括我自己能够专注在产品这个事情上,真正的能够在商业化的竞争中,去把路径找到。

  网易智能:这也是您对明年行业最大的一个期待?

  姚颂:没错,我觉得人工智能行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可能大家对于新技术的追求的热度,可能会逐渐的降低,对产品在实际应用的落地会更加的关注。

  网易智能:还想问一个您个人的问题,对于您创业前和创业后,您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姚颂:最大的变化是变稳了,我其实是一个特别急躁的人,有时候行事方式甚至会比较粗暴。当我做社工的时候,我们的事情还做得比较好,但是这是靠一种,你自己把所有的细节都想清楚,然后强行对着同志们去一起干活,把这些事情干出来,是这样的一种方式。其实在对于自己来说,最大的改变就是你自己想各种细节,然后所有人按照你的思路来充分的信任大家,让大家去思考,鼓励大家思考,每个人想一部分,跟大家做好良好的协调和沟通的工作。这是我整个人的这种做事情的风格可能就发生了一种变化。

  网易智能:最后能说一下您对明年的寄语吗?

  姚颂:产品为王,占领市场。人工智能行业整体处于一个很早期的阶段,我们对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研究了特别多的商业案例和商业模式。但是对于整个人工智能,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也希望和大家一起在明年,在未来接着进一步的探讨,能够把整个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和产品化做好。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
移动端新闻Household Applianc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