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忠宏:孤立的服务机器人是没有价值的

2016-03-09 20:05 来源: 中国家电网 
AWE2016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叫做《机器人如何与这个世界连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或者这是人类一个终极命题。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究竟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影响这个世界、影响人类的命运,实际上不停的,我们今天甚至我们以月为单位、以天为单位,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一些巨大的变化,我们都可以期待一下今天中午12点这一场由人类围棋界最高水平的代表和来自于人工智能棋手要完成一场博弈,这场博弈的结果实际上大家都有自己的预测,但是它所带来的一系列今后的影响和变化实际上是十分深远的,我们不知道今天的比赛结果会怎么样,但是我们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五年、十年之后,实际上人工智能在下棋这个世界上肯定是全面超越,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今天在这个时间段,究竟是以怎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面貌能呈现,这个是我们非常关心或者十分感兴趣的,结果也许不重要但过程很让人期待。今天让我来讲机器人和世界的连接,这个过程是充满了玄妙,这个结果我们都知道未来万物互联,我们知道到现在应该怎么连接、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向忠宏

向忠宏

  我们站在这里说这个事情,就是说服务机器人、说智能家居,今天实际上都有一个潜台词我们都在说人机交互、说人工智能,这个是服务机器人和智能家居的交集所在,谈的都是智能。我们今天谈智能和五年前谈智能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人机交互变了,但是这里面一系列的核心带来有传感器的革新、交互控制包括触摸屏个数的变化,还有语音识别、语义识别,动作的识别带来人机交互已经有变化或者说有极大的提升,所以我们人对于设备的控制由原来最早的开关控制到现在好像都比较喜欢去做的智能手机APP控制到我们今天想谈的机器人控制,实际上这都是一个过程,这个演化过程不是谁替代谁的,而是说我们不断的丰富我们交互的方式。今天手机APP丰富了我们机器人开关控制的方式,同样以语音识别为代表或者为核心的机器人交互也汇集大的丰富我们和社会的交互,所以这个我们认为是一个过程,就是人机交互从机械开关到APP到现在的机器人这是一个不断的演进、不断丰富的过程,而我们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正在创造这么一个历史。

  我重点谈的机器人连接,这里面有一个前提。我们认为孤立的服务机器人是没有价值的,今天抱一台机器人如果不连上网或者不装任何应用回去会发觉很无聊,即使给小孩玩他也觉得这个东西就是能跳个舞、动一动,没什么意思,玩三天之后就扔了或者拆了。但是一旦连上网之后,这里面所有的事情就能发生了,所以我们服务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孤立的服务机器人是没有价值的,但是我们知道工业机器人在一个产线里面也许一个焊接机器人只要在产线上面不停的对着焊点每天做重复性一万次的动作,这个事情可以孤立,可以只是那个产线里面的一个环节,但是服务机器人绝对不是某一个系统中的一个环节,它是一个个体,它是一个新物种。我们今天关心服务机器人的连接,我们关心五个纬度或者说五个过程,这实际上每一个过程都是不停的去演进的。

  第一个我们关心什么?服务机器人和本地空间环境的连接,如果在我们办公室里面有一台服务机器人首先想到的是能不能帮我们开个灯、关个灯或者打开投影,帮我们管理这些设备,我们认为现在太热了能不能把空调温度降低帮我们管理这些设备,首先是要有连接,有了连接我们可以做一些场景识别、判断,通过传感器获得的数据我们可以做很多的场景定义然后让机器人去执行,首先它要有本地的连接,如果和本地都不连接你连上云端就是说我们跨越本地去做远程的连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所以我们认为首先要有本地连接,有本地连接有一个什么好处呢?即使我们的网络不在了,即使外面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是我本地机器人还活着,所以今天我不认同造一个机器人什么都依赖于网络、依赖于云端,同样我也不太认同今天做一个智能硬件设备必须只有当你的互联网连接正常的时候才能起作用,这样的设备是有问题的,因为你的网络不能确保7乘24小时一定在线,难道说一旦网络不存在、供电出现问题设备就用不了吗?这是不行的,首先必须保证即使网络不在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持续的服务能力,这是刘教授研究的课题怎么样保持持续稳定的服务能力,即使当系统瘫痪掉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工作,这个是我们觉得首先要考量的,就是在连接里面要用本地的固定连接。

  我们再考虑第二层,服务机器人和云端的网络连接。云端有大数据、有更多运用的支撑,我们可以做很多的想象,甚至和社交网络连接,后面的故事才能展开。有了二就有了三四五,当没有二存在的时候后面的故事都不存在了,所以二是如此的重要,二拓展了我们服务机器人的想象空间或者它服务最后的能力也好、空间也好或者是想象力,所以服务机器人云端的网络连接是第二层的。第三层、第四层和第五层我们现在都没有做到,就是服务机器人和人的连接,当我们和云端连接之后我们人可以和服务机器人交互了,实际上今天的人机交互研究的重点就是怎么样把服务机器人也当成一个对等的个体去交互,我们要考虑到既然是个体有性格、有特征,甚至未来是不是还有情感,是不是也有社交的需求,社交需求和人的社交需求也有第四点就是服务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的连接,那就是服务机器人社交网络未来也是一个新的社交网络,就像今天的微信,未来是不是有服务机器人之间的微信?这个是人类不能够介入的,是他们之间的网络。我们都设想一个场景,假设你家里面有台服务机器人,邻居家也有一台服务机器人,很多时候可能这两个服务机器人之间有数据交互它们自己会聊天,你们今天家里怎么样小宝宝有没有闹像两个保姆在聊天一样,这种场景未来一定会出现。但是我们要担心一个事情,隐私是不是有问题,第二个是安全性,所以机器人的社交未来也是我们想象得到的一种形态。这里面前提就是我们把机器人必须要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它是一个新物种,它是有身份的,它不再是一个像工业机器人只是上面的一个执行命令的终端、一个机械臂。所以我们觉得是这么一个过程,就是机器人和机器人的连接网络一定会出现,再有第五点是机器人和人类的边界消失互为载体,什么意思?也许我们的肢体像《机械战警》里面一样,像《钢铁侠》一样未来装备了机械的躯体或者是器官,大脑是用我们的,但是反过来想更可怕,可能是躯体用我们的,但是大脑已经被虚拟世界的这些AR所替代了,当然这都是科幻里面的未来,但是我们可以想象机器人和人、人和非生物的组织一个充分融合的时代在未来也一定会出现,只不过时间的长短是多少我们可以打个问号。

  我们对比一下机器人的连接过程和人类掌握世界的连接,我们可以做一个类比。左边是服务机器人连接阶段从1到5,右边看一看人类掌握世界的过程。第一个人类熟悉了解周边的实际空间环境,实际上这几千年一直在做,从原始社会一直到现代的文明,我们修了这个城市,有道路有这些实际上都在构筑自己的物理空间。当互联网出现,人类创造了互联网、物联网还有现在流行的AR、VR虚拟世界之后我们又有了一个虚拟空间的世界,这个世界也是实际存在的,只不过是在虚拟空间里面的。第三点人和人通过虚拟世界连接,我们和人之间有现实的网络,虚拟世界有虚拟的社交网络。第四点当服务机器人和人中间连接之后,实际上这两个世界服务机器人世界和人的世界就已经交互在一起,未来服务机器人和人类的边界消失,也许在100年之后我们无法断定坐在那的是一个现在意义上的自然人还是我们所定义的机器人我们无法判定,因为从外表来说可能都一样甚至还更聪明,当然我们都无法用一些手段来鉴定了。像《终结者》里面判断是人还是机器人的方法是什么?是让狗去闻,但是我估计几年、十几年之后这个方法都不一定有用了,因为机器人可能虚拟都用的我们肉体,这都是未来的想象,我们只不过做一个展现而已。

  未来很遥远,像我们远在1400光年另外一个地球的兄弟姐妹一样,实际上我们都无法活到那一天,我们现在想那么多做什么?我们现在能做什么?我们想完那么多还得想现实,还得想我们这个公司还能活几天,下一笔融资没到之前我们这个团队是不是还能活下去,我们想这么现实的问题。这是我们的生活,创业者实际上就是这么苦的,所以服务机器人创业者在当下我们觉得可以做什么,你可以做什么,你自己可以做什么,你确信你是不是在培养一个有生命的事物,至少我个人的态度包括我们余博士的态度我们希望真的在造一个新物种它是有生命的,它是有态度的、它是有情感的,我们不是在造一个冷冰冰的东西,这个很重要。

  我们认为真正落地来做服务机器人或者说智能家居的生态,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心态叫分工合作解决问题。不是说大公司跳到这个领域就一定能把这个事做成的,今天服务机器人领域、智能家居领域实际上都不缺巨头。我们都知道昨天海尔在上午发布了U+的升级版2.0,下午美的又发布了生态平台的发布会,巨头实际上在这块已经在跑马圈地了,这块并不缺新来者或者不缺资本的玩家,但是真正来说缺乏很好的分工合作,或者说缺乏专业性我们希望这个证明里面有很多兵种和团队都是在自己的领域做到极致,然后又形成一个合力这种才叫做产业,要不然如果说做同质化的东西就是用中国原来的做法恶性竞争,服务机器人行业现在已经恶性竞争了,做到低端的机器人做999我现在做499有的人说99的机器人都有了,如果说这个价位、这种态度还不如把这个产业交给成海(音),我们都知道做儿童玩具是全世界的产业中心,让他们去做了那不是我们的强项,所以我们觉得分工合作、解决问题,这里的问题就是这五个角度或者说五个阶段实际上都需要有不同的力量去布局。作为我本人和我们这个团队来说,实际上我们只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服务机器人与本地空间环境和智能家居连接的问题,服务机器人熟悉掌控本地空间环境才能提供有效的服务。如果说你一个服务机器人连空间内的设备都掌控不了,你说我现在能连接美国的航母能做全世界的服务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云端的连接非必须,但是本地的连接一定是必须的,所以有这么一个态度。

  第二个观念最好的连接一定在云端,有了云端我们的语义理解才能发挥作用。云识别这里大家都做得不好,甚至这些做语音识别的大公司都有一点放弃语音识别,说这个太难做了,还是别用了干脆直接用云语音方案非常好,像科大讯飞或者说云之声都在云端现在就懒得做了,最好的东西一定在云端这是我们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恰恰最尴尬的是在现在我们正在走到高速公路前面的辅道上面塞了车,不信你们待会儿去E2馆我们有一个大的展台有9台机器人在做连接交互,大部分时候用云端方案的交互要么延迟、要么干脆就崩溃掉了,现场的网络环境、Wifi的他们都转到4G、5G都塞车,基本上瘫痪掉了,但是我们这个时候因为本地连接我们发现还在控制像开灯、关灯还在做,但是你问他今天的股市怎么样或者是航班的情况他就崩溃了,就是因为网络连接云端出了问题,是连接出了问题。所以说最好的连接一定在云端但是说的不是现在,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解决未来和现在中间这个路怎么走,我们这里面有一个场景,机器人连接和本地连接这个场景,当然现实我们展台会也会有一个展示,当一台这样的新机器人进入到新的空间通过一个扫描就告诉你我现在发现18个设备,比如说有五个灯、两个窗帘控制、三个电器控制还有一些网络设备要不要我连接进来?你只要回答是我要连接,这个连接就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情是什么呢?如果只有一台灯就说开灯、关灯,如果多台需要进行编号的控制,我们想说机器人要完成类似管家的功能,帮你把这些设备首先连接起来然后交给你去控制,我们希望所有的连接控制是非常便捷的能主动发现。我们希望未来服务机器人掌控你家的设备像主板一样插了一个显卡和声卡,插上之后告诉你这个设备是一个声卡要不要安装驱动,你说是的然后就可以用了。我们未来也是,发现一个灯和一个插座是不是要连接,你说是,连接完成接下来就可以掌控了,希望是这样子的。

  今天智能手机的APP也在做这个事情,但是我们是以服务机器人的产业去看这个事情。当你有了连接之后,我们就有了场景和控制就可以怎么使用呢?比如说当你回家服务机器人发现侦测到是你回家了告诉你的主人现在是休息模式可以把床头灯给你打开,可以做提醒也可以不做提醒,可以自动化的去完成,就像你的管家一样,要给你这么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控制。而是解锁找到卧室和找到灯然后开灯一系列的操作,我们觉得最好的交互就是怎么说话、怎么做姿态的表达,甚至眉来眼去的表达,这个事就给做了,这才是最自然的交互,最正常的交互。要做这个事情实际上意味着连接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这个连接既要连接系统也要连接单品,今天智能家居的系统标准都是混乱的、系统都是不兼容的,都有很大的利益集团在制定自己类似区域或者细分一些行业标准,包括现在谷歌还有苹果都有自己的生态,还有美的、格力等等都会推出自己的开放平台后面支撑的连接标准,我们要做这个事情我们不是做这个标准,只是标准中间连接的中间键,希望能打通一些边界,能够让机器人至少识别这些系统。系统连接困难是复杂的,最大的困难是沟通和相互的信任,对于单品的连接就简单像华为或者像现在的很多生态包括360这样的生态都在做基于Wifi的连接平台,大家都希望建立一个开放性的平台,我们下面做的这些单品可以快速连接的,这连接的是一个量的问题,不管是温控器、手环以及体重称都是都可以连进来,让机器人控制,所以最后我们把这些无论是复杂的系统还是快捷的智能化单品能够去连接起来给机器人去使用,这就是我们小小的目的或者说对于这个行业自己的立足点,所以我们希望做的服务机器人应用软件开发商和服务机器人与智能家居连接平台,能打通服务机器人和智能家居成为中间的翻译也好,一个连接键也好或者说是一个共同的伙伴也好,所以服务机器人加上我们这么一个应用软件、一个小的连接键就能够让他去掌控家居环境设备成为机器人管家,是做这么一个事情。

  总结来说,服务机器人的连接我们认为未来来说在连上云端之后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而我们今天希望在服务机器人和本地化的家居、家电、智能家居、智能硬件设备连接这块能贡献自己的力量,能让这个工作,能让现阶段用户体验在里面感觉更好一些、更完善一些,这样子能够去激活更大的服务机器人和智能硬件产品落地,能够把我们这个行业做大,能够贡献我们的价值,这是我们想去说的有关服务机器人连接这块的理解,和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现在AR和VR这么火,服务机器人加上AR和VR也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当我们家里有服务机器人,我们在外面的时候可以通过虚拟现实的头盔知道家里面的实景情况,如果说叠加了这个设备的AR之后我们可以在实景上面就可以对准空调做一个开关的控制,空调真的就开了或者关了,如果我要调温甚至可以做这样的动作,温度真的在变化,就像在现实生活中操控温控器一样,我们希望这个事情和虚拟现实结合之后这个事情在未来也会发生,但是这个事情不是我们一个公司可以做的,我们希望这是一个产业合作的方向。

  最后一个事情,也是说给我们的同行或者说正在做这个领域感兴趣的投资人来说的,服务机器人今天也应该成为像智能手机一样是一个开发者的生态圈,我们希望围绕着机器人的实题有做软件的当然我们希望最底层的支撑是像余博士做的芯片,甚至和人工大佬分析这一块的就把这个集成到小小的芯片里面,能够完成这么多的事情实际上是最好的,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不是一家公司能够把所有的事情做好的,所以这里面有产业的分工、合作开发者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能够在这里面实现自己的价值、实现自己创业的梦想,祝愿在座各位甚至还有志于在这个行业服务机器人和智能家居,我们说人工智能方向创业和投资的伙伴们一起努力,我们面向一个人工智能的光辉未来。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
感 受是....


  • 支持

  • 无奈

  • 枪稿

  • 震惊

  • 有用